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羽风薰生日企划(2/2)
#羽風薫1103生誕祭# 日历终于变为十一月三日,向往自由的那股薰风也随之跨进新的轮回。祝薰生日快乐♪感谢群内小伙伴们的支持!请勿二次发送至其他场所,所有作品归各位作者的版权所有,大家辛苦啦!文章请移步至微博:@M_I_K_A_Y 阅读w

试了试手作,用来放在包上的……

クレマチス(铁线莲)

借鉴《Vermelho-ヴェルメリオ-》部分歌词
略附带正史,乙女
虽然是自戏不过基本能当故事看了。。。




分明是站在不得驻足的战场,却无法感受到双腿的存在。只是立着。慌神至于,敌军的箭迅猛袭来弹开了手中的武器。
疼痛、炽热。
不知道因何而起的痛苦开始扩散,先是席卷全身,再渐渐缩小范围,最终似是要集中到一点上。与此同时,敌军的士兵朝着自己冲来。大喊着,似是在壮着胆子。
那感觉终是汇聚在了被刺中的右眼上。
疼痛,炽热。
这并非一国武将应有的姿态。
对一切极度否认之下,终于得以从梦境回到现实。仿佛之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虚假的记忆一般,夜与往常相同在月光之下保持着静谧的气氛。现在唯一能够证明那确实是自己梦中所见的,大概只有额上的汗了吧。
“……去外面看看吧。”
深夜离开房间并非罕见之事,书目阅读完毕后为了整理思绪,散步也不可缺少。室外倒与房间里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风的声音变得清晰了些,能够使人冷静罢了。
“啊,政宗先生。”
这次等待着自己的却是出乎意料的声音。
“这么晚还在这里闲逛,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
“明白明白,明早不会迟到的。嗯……不过现在比较重要的是……”
“政宗先生,出了很多汗哦。”
——糟了!
为了不让她担心,首先排除如实说出真相的可能。现在思考一个完美的理由需要不少时间,反倒会引起怀疑。虽然搪塞不是百分之百的办法,却也只好一试了。
“因,因为现在是夏天。”
“但是今晚有风哦?”
……失败。
那双眼睛里隐约映着月光,却有让他人无法挣脱的力量。无奈之下,迫使自己转移视线后从头道来。
“只不过是梦到了和它有关的东西。”
抚摸着覆盖在右眼上的眼罩,凹凸的花纹质感清晰。
“梦里双脚没有知觉,只能看着周围的人互相厮杀。然后有谁刺向了右眼。……虽然它是因病而失明,梦中的痛感却真实得令人恐惧。”
叙述完毕后,不太舒爽地叹了口气。这种小事本不该再被提及,因其而大惊小怪也能称得上是种耻辱了。若是再被她照顾,就只好蒙着面生活了吧。
“政宗先生,请跟我来。”
她示意着,向不曾经过的方向走去。那是个不起眼的角落,墙角边簇拥着娇小的紫花。
“这个名叫铁线莲。虽然具体的我也不太明白,但我觉得它与政宗先生的眼睛类似。”
“没有那回事。”
不知是否又是那噩梦作祟,大脑不再受自己抑制。
“这样漂亮的花,只与你相配。”
这也只是个小插曲,或许她很快就会忘记。不过这倒无妨,至少它已经保存在脑海里。
“喂喂政宗!听说你昨天晚上和她找到了很好看的花啊!带我去我也要看!”
“没有。”
“诶?但是政宗先生还说……”
“没有。那是你做梦了。”

七海自戏

日七注意,也全都是段子





不敢对他说出那句话,或者说,能再次与他并肩,就已经是违反游戏规则的事。在这个世界里,其他人都是没用记忆的。

程序加载完毕,数据一一构建成真实的建筑。

炎热的气候与时而吹过的海风,以及结满果实的巨树。乍一看即是令人身心愉悦的南方小岛,其名曰贾巴沃克岛。

睁开双眼后很快寻到了他,没有沾染上任何污秽的颜色。那一日的记忆无可避免地再现,他本就不该承受这些——若是当时伸出手抓住了擦身而过的他或许就能解救他了吧。

回忆完毕,是时候将其再次封锁。背叛未来机关一事系统是不允许的,若是触犯想必一定会被当做病毒消除。

即便如此——

放下进入白热化阶段的游戏,为了消除困意打了个哈欠,努力睁开垂下的睡眼,抬头面向对一切都是未知的他。

“我是七海千秋。请多指教,日向君。”



“莫诺美老师也是这个打算的吧?”

中世纪风格的庭院,周围的花草都被整齐地打理,阳光撒下稀疏映出了叶片的影子。坐在中间大理石质地的圆凳子上,时不时从粉色的背包中拿出马卡龙。怀中极似布偶的兔子不停变换着表情。待其语毕,嘴角微微上扬,抬头仰望淡蓝色的天空,深吸一口气。

“我在最后能够保护大家,仅是这样就足够了。……最后能让我见到如此美丽的光景,莫诺美老师也十分温柔呢。”

把马卡龙所剩的一部分一并吞下,如同给自己打气般一下子站起来,再一次环视了周边的风景。

“能够与莫诺美老师相识我至今也无比感谢。”

从脚开始身体慢慢地变成方块状数据,然后消失殆尽。这片花园也毕竟是捏造之物,本以为无边无际的天空开始崩塌。

不过啊,白色的铃兰花,依然绽放哦。




食指有节奏地在掌机顶部的按键上按动,右手大拇指伺机迅速按下,左手则灵敏地移动着方向键。周围的一切仿佛事不关己,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不断变换的屏幕。直到出现MISSION CLEAR后,才微微叹了口气。感觉到疲惫而轻柔双眼,打过哈欠后开始在课桌小憩。

大概是梦中吧,雪染老师在讲台上拼尽全力地讲课,身边总是传来兴奋的议论声——一切都是刚开始时的那副模样。

不知是谁打开了窗,雨声放大了好几倍,直冲耳膜。意识渐渐恢复,这间教室的其他人无一眺向窗外。很快「那个人」久违地出现了,带着许多未知。不过为了寻找同班同学,只好把希望寄托于幸运的希望身上。

手机的光勉强照明,顺着楼梯向地平线之下移动,到达终点后真相就会浮出水面了吧。

死亡爱丽丝-Alice自戏

▹只是一些小段子的集合



“去死吧”

无意间回头,已经是尸横遍野。现在的样子,恐怕只能称得上是杀人兵器吧。
原本不就是如此么?没有恐惧,没有喜悦,仅仅只是为了那飘渺虚无的愿望挥舞着和自己同样寒冷的兵器。

“这样就好”

这就是名叫宿命的东西,被爱充斥的宿命。
啊啊……若是他能够再次回来,将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仅仅是存活于世,仅仅是能映入眼睛,即便不被他所爱,也甘愿承受一切束缚。
一切胜利仿佛毫无关系。没错,这只是垫脚石罢了。用无数生命的逝去换来他的重生。

“那个时候,我还能活着么”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正是为了这一愿望,才前进。



像现在这样被冠上污秽的名字,足矣。
曾经,有过与他再会的梦。迎上去想要拥抱的那一瞬间,却发现手上的肮脏怎样也无法抹去。

“世界如此美丽,为什么如此丑陋的我会存在于世。”

这是漫长而充斥悲伤的旅程,却也是必需品。如果一直祈求的愿望就在终点……
恐惧、孤独、绝望,无妨。就算身上再无一处闪烁着希望,就算被污染得再也无法辨认,只要能够再一次见到那个人。

“因为我是,Alice”

Lewis Carroll,只要是为了他,即使是成为没有感情的怪物——



“这种所谓的正义,只不过会成为拖累罢了”

最后的梦魇被两人一齐斩断,化作黑红相间的光最终消失殆尽。仅凭一人也能取胜的战斗,却偏要与她同行,简直是想要呕吐的气氛了。
在这个世界里伸张正义只是无用功,这是从拥有意识开始就明白的道理。

“坠入奈落吧。”

赶快消失,与你那令人失望的“正义”一起。

“而我,不同”

终点处的希望那样刺眼,终于能够与那个人再见。



全身被荆棘缠绕,无法斩断。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向后拉扯,明明渴求的光芒就在眼前,却无法到达终点。
曾经有过这样的梦。
但梦本是毫不相干的东西,现在突然出现,也束手无措。又或者说它只是这副身体制造出的幻想,让自己明白黑暗早已无法逃离。
但。
杀死所有的角色。这才是任务。若是能够完成,遇到荆棘缠身,只需连手臂一同舍弃。



在充满未知的世界里漫步,身边有善良的向导陪伴,即使会遇到危机却也只是一时的暴风雨。这个世界里她是笑着的。
这样的记忆,从未出现在脑海中,因为它是属于那个与自己毫不相干却拥有相同名字的爱丽丝。
但它本也该是属于自己的故事,只是现在,那个人不复存在。

“我会永远战斗”

并不是为了什么幸福,只是美好的记忆是他存活于世的痕迹。

摩天轮

*乙女向


「诶——?这么说来那个世界的能慢慢旋转到很高~地方的东西也是你喜欢的吗?」
「是的!尤其是晚上,当旋转到最高点时能够看到不同的景色。啊,名字叫摩天轮,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切实际,如果能让大家也体验一下就好了」
「真令人期待啊!——秀吉大人怎么认为呢?」
「……我?」
「刚才开始秀吉大人就一直没有说话,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么?」
「嗯……可以说是这么一回事吧。说起来差不多到目的地了,小心一点哦?」
从每次的出战中总能切身体会丰臣军的强大——这一次也凯旋而归。当然,自己也在为了尽量帮上些忙而不停努力着。
天空已经染上黑色。或许是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凝神仰望才能依稀分辨出几片薄云。战胜了敌军,相比今晚也是相当盛大的宴会吧。这样混在人群里说不定会成为顾虑,便找了个机会回到房间。
「哈……」
但是,姬神子大人的搜寻仍是没有任何进展。
「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父母、朋友和熟悉的街道,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过了呢……但无论怎样看来都还需要不少的时间,甚至会有无法再回去的可能。说实话,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有些恐惧,就如同现在。
在庭院里漫无目的地徘徊,正是那时,听到了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正在朝着这个方向靠近。
秀吉曾说过,这里绝不会容许外人进入,那唯一的可能……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又不是电影」
不凑巧的是,这里正好是逆光方向,只能看见一个黑影在不断移动,根本无法确认身份,更增加了恐惧感。
怎么办……
这个时候应该是宴会正尽兴的时候,即使求救或许也不会有什么人听见。如果真的是幽灵,仅凭我也没有什么自救的办法。
思考这些时黑影也没有停下脚步,最后只剩下身体本能的反应。
「幽灵不要过来啊——!」
「真是的,我不是什么坏人啊……」
出乎意料的是,那竟是我熟悉的声音。
「秀吉……?为什么——?」
「这说来真是悲伤啊,好不容易脱身出来,却被当做幽灵排斥」
「对不起……」
但确实没有办法,刚才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几乎没有余力分辨人影了。对此,秀吉看上去并没有多么过意不去,很快交代起他的用意。
「关于姬神子的搜寻工作,我想跟你交流一下。……但是不管怎么说,刚才受到那样的惊吓一时也难以整理情绪吧?正好我也打算换个地方,所以跟着我来吧,就当做是夜晚的散步」
说的也是,既然秀吉答应了会帮助我,也就一定不会食言。我刚才究竟在瞎想些什么啊,简直太没面子了。
转换地点的同时,也差不多平复了恐惧的心情。而秀吉在距离其房间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来脚步。
「那个……不进房间去吗?」
「嗯?因为目的地不是我的房间啊」
「……抓紧我哦?」
「嗯?——哇啊啊啊啊??!」
腰间被其紧紧环绕住后,双脚不知何时离开了地面。大脑来不及处理信息,很快失去平衡,只好完全依靠秀吉。
「嘿、了个咻!……呼,没问题了,睁开眼睛吧」
「这里……难道是屋顶上?」
「如你所言。这点高度没什么问题,所以就把你一起带上来了」
「不是说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讨论……」
「我说过么?」
什么啊,又被捉弄了一次。
「嘛嘛别急着沮丧,不如抬头看看?」
啊……
即使是远处不起眼的村落,此时也能尽收眼底。虽然明亮处只有单调的火光,但零零落落分布着倒也能形成有趣的图案。而刚才还阴暗的天空不知何时完全放晴,发着微弱光芒的星星下恰好与人间相对应。虽然没有屏幕上不停变换的色彩,却也是难以看见的景色。
「最近看你一直打不起精神,就想着有什么能转移注意力东西。……而且啊,今天你说了那个叫怎么天的东西了吧?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东西,不过至少可以保证这景色不必它差哦」
原来如此……
「谢谢……」
「到现在还道谢太见外了啊。如果今后做任何事夫人都要向我道谢也是很麻烦的」
「唔——又说那个……!」
说起来这才发现,即使是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地方。
天空尽是阴沉时,相必秀吉会立刻赶来把乌云清除吧——无论何时。
即使没有摩天轮,却能看见比其更加惊人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