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もう秋でしたね③

「啊啾!真是的,好大的雨。」
从绿所处的医院出来时天色已晚,匆匆忙忙地跑到了这里,谁知返回时被大雨阻拦了脚步,没有办法,松冈只能在屋檐下稍作停留。
停留的时刻松冈也并非无事可做,回想着刚才,才发现自己始终被蒙在鼓里——并不是谁的错,只能说自己太过懦弱,害怕知道事实而始终在逃避。而正因为自己的懦弱,在事实从绿的口中说出时,松冈也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说到底的愤怒当真正见到绿的那一刻也变成了纸上谈兵。
松冈忘我地思考着,这一天实在发生了太多。雨似乎变小了些,松冈不再等待,把外套顶在头上,向「那个地方」跑去。
那个第一次与她相遇的地方,被她所拯救的地方。
想要告诉她的实在是太多,促使着自己的脚步。一点,还有一点点距离,松冈喘着粗气,速度有些变慢,只是前进的步伐始终没有停下。
而就在松冈稍作休息,迈上台阶时。
咚。
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突然传来,松冈急忙爬上台阶。
「喂,雪村,你在——」
喂喂,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么,不在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会使立花浑身湿透地倒在自己的房间前呢?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喂,萤!萤!别死啊!萤!」
半晌,立花些许恢复了意识,只是气息十分虚弱。
「松冈先生……欢迎回来……晚饭的便当……」
这之后立花就不再说话,还好,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
「说什么呢啊笨蛋!」
这样下去显然不是办法,姑且先把她抱进自己房间吧,由自己来照顾才能够放心。
把一切安顿好已经是深夜。
吃过便当,松冈瘫坐在床边,给工作的地方发了休假一天的消息,突发事态的处理总算是告一段落。
而立花,量了体温,果然是因为淋大雨发了高烧,即使已经用被子紧紧地裹住了她,除了额头之外,其他地方依然是刺骨的冰凉。
松冈也感到倦意袭来,趴在床边,就这样睡去。
他握住了她的手。
「有我在你就不会感到寒冷。」
……
那是一个,十分漫长的梦。
睁开双眼时少女身着校服,耳边传来了滔滔不绝的讲课声,看样子是自己在课上睡着了。
昨晚究竟干什么使自己如此困倦,少女毫无印象,更不如说,她的记忆只从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开始。然而一切都仿佛理所当然似的,少女有一个亲密无间的朋友,她作为校内学生会长无时不履行着义务。以及这一天放学后,她即将搬到一个崭新的世界。
与挚友道别后,少女便满怀期待朝着未知的世界走去。
然而这个地方。
明明应该是第一次去大脑中却自然反应出了路线,也自然地知道当她来到这里时,会有人迎接她。
「哦,萤!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诶。」
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为什么刚才会脱口而出,却又想不起他的名字?
「怎么了,萤?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那人一边关心着她,一边逐渐靠近。
少女的视线开始混乱。眼前所看到的东西与浮现出的碎片混杂在一起。
「因为TOYGUNGUN是不会收女性队员的……」
……
「早上好,萤!」
……
渐渐复苏的是崭新的回忆,但它又是那么逼真。
想起来了。这里只是梦。
记忆从少女的大脑里全部苏醒的那一刻,她突然流了泪。泪从温热的脸上划过,触感何等的冰凉,仿佛脱离了双眼的保护,就失去了它的热度。
突然的反常现象使眼前的人不知所措,只得拉起少女的手,向「家」走去。
小小的房间,并没有多么奢华,甚至还显得有些破旧,对于少女来说,这里就是她的家。
可是还有不得不传达给他的事,若是现实无法言出,至少请让我在梦中实现这小小的愿望。
「松冈先生!」
少女大声喊着。
「我喜欢你!」
这样,回到现实后即使再也无法对上视线,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迟疑而后悔了吧。
视线终于完全变的模糊,终于不得不面对自己暂时逃避的现实。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