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日記②

晚风吹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凉,刚才还有一两人偶尔经过的街现在再没有人经过,除了便利店之外几乎也没有明亮的屋子。已经是深更半夜,抽完这支烟,松冈也回了房间。
「可恶!」
嘭。
松冈使劲击打着墙,可以听出几乎是用了全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那家伙一直躲着我啊!」他咬紧了嘴唇,呼吸有些颤抖,攥着的拳头始终没有松开,「倒是我为什么总是要在意他……!」
与他,战斗吧。就像之前他为了你。
「只能,这样了吧。用他喜欢的方式问出一切。」
既然这样决定,那么明天就去联系场地。只要再等两个夜晚——
「松冈先生!」
少女欢笑着迎着手向他跑去,听见了声音,他转过头来。
透过护目镜,蓝色的瞳,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蓝,比天空深邃,比溪水清澈。他笑着,似是有信心保护所有人地笑着。黑色的夹克随着风微微摆动。黑色的手套,拿起随时待机的手枪,然后上膛,对准了那位少女。
她有些惊讶,似乎并没有料到这一切,停下了跑动的步伐,蓬松的头发有些杂乱。
即使是这样的距离,对于他来说正中把心依然绰绰有余。
「你,是喜欢我的吧?」
为什么会知道?立花应该还没有说出来才对……
见少女一言不发,他便继续说下去。
「那就把那家伙拒绝了——把绿拒绝了。」
为什么连绿先生的事都知道?那个时候松冈先生应该已经回去了……
「否则——」
他的食指渐渐弯曲,明白他将要做什么的少女瞳孔迅速缩小着,却无法动弹。
砰!
「不要!」
阳光从并不严实的窗帘缝隙中透了进来,可以清楚地听见悦耳的鸟鸣声。立花看了看时间,距离自己平常起床时间早了几乎一个小时,于是把身上的汗洗掉,换上校服,提前出了门。
昨夜的梦她还记忆犹新,甚至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忘记。明知这只是梦,由于在梦中情绪太过激动,回到了现实还是有些害怕,即使过了这么久,心脏的跳动依然没有回到正常的频率。
「呼啊——突然早起还是好困啊,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稍微忍忍吧。」身着黑色夹克,松冈困意未消,出了门。
约一小时后。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明天下午可以预约包场吗?」
「哟,这不是正宗吗!我看看……可以哦,明天下午没有什么预约。」
「谢谢!那麻烦咯!」
「啊咧,这不是正宗吗?」
真是巧合啊。最近本来就有太多麻烦事,还在这里偶遇。
「呀……你好啊绿。」
「明天下午?是要和立花君来玩吗?」
「啊是的……」
「说起来正宗还什么都不知道吗?」
「诶……你指的是……」
「啊啊,看来是不知道呢。是立花君的事哦,虽然不经过她同意就说有些失礼,不过这件事最多也只能再隐瞒一天了。」
「到底是……什么……」
恐惧感扑面而来。
「立花君的性别,你最好再去确认一下哦,不要总是把自己愚蠢的猜想当成现实了。以及,虽然是明天才能决定的事,我向立花君提出要交往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绿。那就这样……」
移动到绿的视线之外后,松冈疯了一般向月城庄跑去,但体力过于消耗,只得等待出租车行驶,手心中即将完全湿透时,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萤!喂,萤!开门!」
「可恶!今天是周一来着……!」
「你在做什么啊松冈先生……」
楼梯口,站着刚刚回来的立花。
看这样子,松冈似乎是被惹火了。他快速走向立花,把她逼至栏杆边上。
「……嗯!嗯——!」
「……!」
松冈正宗,这大脑一热便接触的双唇,究竟是为了何呢?
很快,口中溢满了烟草的苦涩味。刚开始还不停乱动的立花,终究没有超越男性的力气,很快就筋疲力尽。
与其相反,长期吸烟而习惯味道的松冈感到甜味的流淌,更使他欲罢不能。见立花放弃了反抗后变得更加激烈,甚至不想给她喘息的机会。过了许久,松冈似乎是满意了,不舍地松了立花。
「你啊,为什么要哭?」
「松冈先生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对不起。」
对不起,我太过愚蠢;对不起,我一直忽视你;对不起,我没能抓住你。一次次不厌其烦向我伸来的手,却因懦弱而踌躇不前。究竟几次像这样伤害你了呢?大概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每次都想这样流下泪水之后都只能独自抹干,然后展现在我面前的又是平时的立花萤。
正因如此,我才对你放不下。
斜阳照得有些刺眼,弱小的泪花此时也如宝石般闪耀。
「准备好了就来吃饭吧。」
低沉的声音,却好像比之前冷静了许多。放下这样一句话,松冈关上了房门,立花摸着自己的嘴唇,就像他们初次相遇时那样,只不过时间已经无法再倒流了——一分一秒都不可能。
晚饭立花并没有缺席,但两人的关系较前一天变得更差,而雪村虽然发现了这一点,却又无从下手,他甚至不知道两人为何会变成这样。
夜深,这一天即将过去,立花此时犹如站在十字路口,本来明亮的路突然被浓雾遮盖,路灯依稀闪耀着,究竟哪边才是正确的路,就连立花萤也犹豫不决。明天去了学校再想想吧,这么想着她便熄灯睡去。
这是第二次了,又是一样的梦,就连梦里的她也清楚地记得这是熟悉的场景。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打中,而是划过她的发梢,从这一声枪响可以清楚地判断,那个铁玩意儿里装的是实弹。
恐惧感从心中不断涌动而出。
梦的最后,他说了一句话,可唯独这一句,醒来后她怎么也记不清。
清晨,正准备转弯下楼时,立花被松冈叫住。
「哦,萤!太好了你还没走。这个你拿着,路上不看前面会很危险所以还是拿去学校看吧,还有,记得一个人的时候再看,那就这样,哈啊这么早起真难受啊——」
交到立花手中的是一封认真包裹好的信件,松冈不像是有写信爱好的人,拿到了这样一封信又被嘱咐要一个人看,使立花有些好奇。
于是很快,到了该决定的时刻。下一步要踏向哪里,即决定了要向哪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走去。
「立花……」
站在校门口,看着学生们说笑着离开,深吸了一口气,立花也准备动身。
这个方向是——
「萤——!」
「……」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出现在立花面前呢?
今天我们相见的地方,应该是战场才对。
「这个人这么回事,超帅啊?!」
「不会吧,要找学生会长!」
杂乱的讨论声接连不断地传来。
「别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