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日記③

我有许多话想对你说。
但是,
我想也许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吧。
即使是现在,
我也会继续喜欢你。
「别去。」拉住立花左手的男人,像是命令一般喊着,又像是极力祈求一般喘着粗气,有些颤抖地说着。
松冈先生,你现在是怎样的表情呢,是在担心立花吗。如果是这样,这之前又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把那样的信件交给立花。又或许,因为对方是绿先生,松冈先生才会这样心切吧。
既然如此立花就——
「抱歉,松冈先生。立花不得不去,还有人在等着立花。」
「是绿对吧!我都知道了,绿对你说了什么,还有你,我都知道了!所以别去,和我——」
「松冈先生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话音未落立花大喊着打断了他的话,这声大喊像是一个开关,爆发出来以后,泪水也开始不断向外流淌。
「立花会按照约定与松冈先生比试的,所以请松冈先生……暂时放开立花……」
「……!喂,萤!」
突然一怔,松冈放松了抓紧立花的手,想要再次抓回,她已经远远离开。
又来了,看着最重要的人远去,自己却只能站在原地哭泣。不过这也只能怪自己永远无法从名为懦弱的陷阱中脱离,现在就连曾经无数次向自己回头的她也挣脱着离开。
必须得阻止——
松冈沿着立花走过的路跑去。
感受着风从耳边划过,时间也像这样流逝着,天空已变得有些暗淡。
「哟,立花君。你能按照约定过来我很开心哦。」
「立花是不会做失约这种事的。」
「不愧是立花君。然后,你的答复呢?」
立花没有接下去,也没有看着绿,而是低着头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的表情。此时刚才流过的泪已经被风吹干,过去的回忆也是时候被时间带走了。
「立花……十分抱歉,绿先生。果然还是不行……」
「这样啊,真可惜呢。」
「绿先生……没关系吗?」
「我说了吧,只是对你有些兴趣而已。已经这个时间了,你不是还有重要的比赛吗?」
「诶,为什么……」
「这种事不重要,快去吧,正宗还在等你呢。」
是啊,怎么可能忘记呢,还有一句话没有对他说。即使被那般对待也依然没有改变的心情,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人。
与绿道谢后,立花全速向外奔去。仅仅只是一瞬间,立花却能感觉到与「那个人」擦身而过。由于对方并没有看到自己,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松冈先生——!」立花边叫边跑着,看见松冈转身过来,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松冈的表情却十分难看。
「喂!萤!左边!」
「诶——」
砰!
……
「哈,哈……小松!立花君怎么样了!」
「如你所见。」
浓浓的药水味,暗淡的房间配色,冰凉的椅子,以及紧闭的大门上唯一亮着的刺眼红灯。
立花萤,目前正在抢救中,生死未知。
只差一步,只差那样一步,两人的心情就能互相传达。
想要克服胆怯不断向前伸的手,终究还是没能抓住改变命运的钥匙。
大出血姑且算是止住,目前立花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只是仍然无法确保是否能活下来。一个人的生死最终还是要看是否有强烈存活的欲望。松冈与雪村一直认为,她是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事的人,现在也是,然而立花的心跳却始终只有微微的波动,好像若是不看着它,下一秒就会停止似的。
游戏场地爽约等杂事都已善后完毕,刺耳的刹车声与少女落得这幅惨状前的笑容松冈始终挥之不去,闹得有些恶心。黑幕已张开许久,他却一直毫无食欲。雪村看着他第一次如此消沉,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抱着已经冷透的晚饭坐在松冈身边。
毫无剧烈变化的心跳,来来往往的人,吵闹的环境,一直始终刺鼻的味道。时间在它们的掩护下悄悄溜走,已经到了雪村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小松……」
「抱歉,让你担心了……你先回去吧,我答应你勉强自己的。」
雪村半信半疑地离开了医院,终于只剩下松冈一人。
「可恶!这个笨蛋……!」
即使被那样对待也依然会对自己展露笑容的,松冈现在可以十分确信地说,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一切都晚了。
凝视着立花冰凉的脸许久,松冈感到几丝困意袭来,再加上晚饭根本没吃,变得疲惫不堪,便稍作收拾,坐在病床边休息,紧握着立花的左手。
「唔……」
少女感受到了刺眼的阳光,有些吃力地睁开了眼睛。然而对于自己为什么在医院里,似乎一时半会儿无法想起。她看见窗户边,背对着她站着一个人。
「绿……先生?为什么立花会在医院……」
「哟,立花君早上好。嗯——要说为什么,有很多不能告诉你的理由呢,总之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离开这里也可以哦。」
立花掀开厚重的被子,试图站起来,腿部却在用力的一刹那剧烈地疼痛起来,让立花打了个趔趄。
「怎么了?」
「不……可能是立花在床上躺了太久有些不适应。那么下次再见,绿先生。」
不要离开。
你,不能离开这里——
身后仿佛有谁抱住立花不让她前进。听到不知是谁的声音,前进又很艰难,使她出了一身冷汗,暂时打消了前进的念头。
「立花君,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别碰我!啊……」
你……是谁?
眼前的人,起初看的十分清楚,是绿先生,接着不断地变换着容貌,而每一个都是立花熟悉的样子。父母、同学、鼎、雪村先生,以及最后——
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想起来呢。
松冈先生,还在等着自己,立花与松冈先生还有一场胜负没有分清。
立花闭上眼,不去看眼前的「怪人」,恐惧感渐渐消失。
「立花不能留在这里,松冈先生还在等着立花。」
身后的「人」似乎是想要赞同立花的话,松开了禁锢她的锁链。立花微微一笑,「那么,走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