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日記④

全身被水浸泡着,却没有感到窒息。没有睁开双眼的力气,却好像前方的景色都一丝不漏地映在了脑海里,少女全速前进着,朝着只露出微弱阳光的水面。很快就到了,她把手伸向前方,似乎是想要抓住光芒。但越是接近水面,水流就越湍急,大概是想要想尽办法阻拦她的步伐。
立花可不是会失约的人。
保持着这样的信念,立花与它作起最后的斗争。
与此同时的现实。
已经是第四天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窗帘洒入空荡的房间,被几声鸟鸣吵醒,松冈揉了揉松醒的睡眼。这几天总是疲劳过度,晚上便能好好休息一番,他也渐渐习惯了每天在清晨醒来,看一看清晨从未见过的世界。整理了有凌乱的思路,松冈察觉了自己的手始终握着怎么东西,把视线移去,反而握得更紧。这几天来,每个晚上松冈都抓着立花的手入眠。
曾经没有握住的份,就让我好好地补回来吧。
凝视了她良久,松冈微微侧过头瞟了一眼床头的机器。而它却并没有回应松冈的意思,依旧毫无变化地波动着。
这时,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环顾了四周,又看了看时间,松了口气。接着像是没有涂润滑油的机器人,僵硬地向前俯身。
「现,现在的话,应该没人……啊啊忍不住了!一下,就一下下……」语无伦次地自言自语一番后,他又冷静下来,叹了口气。「求你了,回来吧。那之后怎样都行。」
他像是对上帝祈求一般轻声地说着,两人额前的刘海交错在一起,微弱与略显杂乱的呼吸声此时清晰分明。
这一吻,除了自己,谁都不会知道。可那又何妨?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如果这个世界有神存在的话。
再一次许下愿望,他离开了少女。
「你在做什么呢松冈先生……」
一秒,两秒,三秒。
「啊啊啊——!!!」
大脑慢了几拍的松冈反应过了,惊讶得失声大叫起来。
「你你你你是谁!把萤还给我!」
「立花就是立花哦松冈先生,在你十分投入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结果松冈先生却在做这种事。」
「抱歉!我再也不会做了!原谅我啊萤!」松冈脸上微红,双手合十摆在面前,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看着反应如此剧烈的松冈,立花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便噗嗤地笑了出来。
「没关系,松冈先生的话,那个……几次都,没问题……」
「诶?」
啊啊,所以说松冈先生真是,总会在关键时刻大脑死机啊。
「那个……立花喜,喜欢松冈先生。」说完,她如释重负般送了口气。然后坚定地等待松冈的答复。当然,松冈也没有辜负她,先是向前挪动了一小步,然后一下子扑上前去。这一次,他好好掌握了力度,没有让立花感到丝毫不适。回应松冈,立花抱住了他的手臂。
「抱歉,这几天我一直都觉得离你太远,如果不抓着你感觉下一秒就会再也见不到你……喜欢你,我也喜欢你,萤。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回来,别再做那么傻的事了,否则下次就要好好惩罚你了啊。」
小小地惊讶声后,立花再一次笑了。「真是的,立花不会再有下次了。」
久违地感受到人的热度,立花就这样放松了身体,享受着在松冈怀中的每一秒。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阳光相较之前变得强烈,就连床头那机器也仿佛活了一般显示出强烈的波纹。
过了一会,两人送开了彼此。然后像是想要传达给对方「不会再离开」一般,再次相吻。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存在的话。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与他(她)一起活下去,改变未来。
以这一天为转折点,两人的关系终于缝补起来。立花的恢复训练也进展得十分顺利,很快便迎来了出院的那一天。
「松冈先生,我们还有一场胜负没有决出吧!」
「诶,啊那个……其实现在也不需要——」
「不行啊,立花还很期待这场比赛呢!」
毕竟初衷已经达成,这场没有意义的比赛也没有开始的必要了。看着有些失望的立花,松冈也只好叹气,「没办法啊,那就再比一场吧,明天下午,可以吧。但是你刚刚恢复可别勉强自己啊。」
「谢谢你,松冈先生!」立花深深地鞠了一躬。看见她真的恢复了原状,松冈也安了心。
「诶!又要比赛吗,小松这次又会输了吧。」
「闭嘴啊!上次是意外!这次我肯定不会输了!」
「立花也不会输给松冈先生的!那明天裁判也拜托你了,雪村先生!」
两人很快回到月城庄,发现两人如往常一样,便也不在说些什么。这样也算是解决了一桩大事,大概今后发生的一切如果是他们两个就一定能化险为夷吧。
翌日清晨。
「小松,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呜哈——啊,这是小松的房间?」听见隔壁房传来了喧闹声,雪村半梦半醒地走进松冈的房间,看见遍地狼藉,看上去都是刚刚买来的各种杂志。松冈在这书堆里好像在查找些什么。
「啊啊小雪正好,你来帮我看看。」
「什么,啊,小松你……」
「具体的之后再和你说,快点帮我看看,对了千万别告诉那家伙。」
「那……这个?」
两人凑在一起讨论了许久,然后一起出了门。雪村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松冈则穿上便服离开,走过立花门前时特别小心,生怕是把她惊醒。
这几天辛苦你了,所以今天好好休息吧。
难得的休息日,松冈这样准备,应该就是为了之后的比赛吧。
于是在马不停蹄的准备中,迎来了准备出发的时间。
「那么我们走吧,雪村先生,松冈先生!」
兴奋的立花不顾身后的两人,一直向前走着。
「小松,『那个』带了吧。」
「当然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不可能忘记的。」
与上一次比赛不同,这一次十分明确地规定了只能比试一次,而结果若是松冈获胜,他有想要对立花说的话,反之则是立花说一个条件松冈必须答应。
比赛开始已过了十分钟,松冈始终保持警惕移动着,却迟迟未见立花的身影。「这家伙,跑哪去了……」
这么长时间,松冈一直再向前走,即使立花率先入场,但至少应该会听见脚步声。如果连脚步声都没有听见的话——
「难道……?!」
藏在入口处却没有泄露一丝杀气吗?
而入口处的特点便是有许多障碍物,占据有利地点的话对于人数不多的比赛就已经意味着「将军」了。
「喂喂喂,这不是有很大进步吗。」
已经中了圈套,松冈也无可奈何,只好原路返回,还要比之前更加警惕。渐渐地,周围的树林变得稀疏起来,障碍物也逐一出现。
咻。松冈的耳边有什么东西快速划过,使他很快进入战斗状态,微微弯下腰环视着周围。
咻,咻。
又是两击,松冈放弃了眼,而是闭上它,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急促的脚步声变得清晰。右边!察觉到对方的移动路线后,他很快向反方向跑去,又一边拉进着距离,很快立花向身影清晰可见。
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似乎是被立花逃脱,脚步声变得疏远。因为一直跑动而满头大汗的松冈,重重地靠在屏障上检查弹药情况。
「又变成这样的情况了呢松冈先生。」
「?!……你这家伙,总喜欢把我吓一跳啊。不管是初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之后,经常做出乎我意料的举动,一直一直都让我拿你没办法。所以我才……没法放着你不管啊。」
「松冈先生……」
「前几天的时候也是,知道你要去找绿以后我想用一切办法阻止你,但是一看见你又不知道该怎样说服,真是,我真是不行啊。」
「怎么会呢,松冈先——」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胜利,我想把那句话告诉你。」
「其实松冈先生已经赢了哦。」
「什么?」
「立花……立花的子弹已经——」
用完了。
「唉……你真是最后都不放过我啊。」
松冈缓步从屏障的掩护下走了出来,看着尴尬笑着的立花,「那就是我赢了,按照约定,你可要听好我的话啊。」
他放下枪,从口袋中掏出了什么东西攥在手里,然后绕过她的视线。几秒后立花感到锁骨间多了一个冰凉的物体,便下意识地摸着。
「你还是高中生,而且这种事还是认真考虑一下比较好,所以先做成项链。姑且作为一个证明吧,等我有资格取下来的时候再把它戴在你的手上。」
「萤,可以与我交往吗。」
「好,好的……松冈先生……」
听见这样的话立花有些怔住,大概是想要抑制住心里跃跃欲试的激动心情,她紧紧攥着这枚小小的戒指。
「笨蛋,这种时候应该叫名字了吧。」
「好的……正,正宗!」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