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一度も存在しなかった

 #BADEND注意



#私设大概有



#一些ネタバレ注意



大丈夫ならGO



































新年的第一天,月城庄几人去了神社祈愿。

「请给立花一次实现愿望的机会。」她这样对神祈愿着,事实上想要实现什么样的愿望立花自己也说不出。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好长时间,一次早晨立花醒来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封信。

那是不怎么起眼的信封,上面并没有注明收件人与寄件人;也不知是谁怎样送来的,若是有人进了立花的房间,她一定能马上察觉到——即使在熟睡的时候,出门的时候立花都会把门紧锁。窗户也没有被打碎的痕迹。看起来这封信就如同凭空生出来的。

总之先确认一下内容吧,说不定能从字里行间找到一些线索。这么想着打开信件的立花,却一下变得茫然起来。

信纸是没有任何花纹的白纸,信的内容只有几个字。

第一行,你的愿望,第二行,与之替换的代价。

没有收信人的名字,更不知道是谁写来这样令人费解的信,或许又是寄给自己的,但意义何在?立花一时难以解决,把它暂时放进了抽屉,这件事也没有对任何人说。

「立花萤,在吗?」

「在。」

一个平常如故的日子,本应该享受学校生活的立花被闯入教室的老师叫住。

「外面有一个戴眼镜的人说什么都要见你,还想还很急的样子……啊啊!」

「立花君!小松——!」

头发还有些凌乱的雪村连喘息的机会都顾不上,双手扒住门的边缘,看上去是一秒都不能耽误的事,「鼎,后面麻烦了!」,然后与雪村一起冲了出去。

到达目的地时,只看见一辆警车与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围在一起。听雪村说,似乎是有谁找了松冈麻烦,但由于人数悬殊太大,于是落得这幅惨状,那几个罪魁祸首却逃之夭夭。

「松冈先生,松冈先生!」

这种时候,哭也是没用的,这一点立花心知肚明。于是把泪水化作了更响亮的声音,重复不停地喊着。

很快,救护车赶到,松冈很快被送去了医院。好在检查结果显示他并没有伤到致命的地方,只是暂时失去意识罢了。

考虑到立花明天还要上课,看护的任务就交给了雪村。


这是第一次立花如此漫步着回家,也是第一次立花欣赏起了回家路上一直忽略的景色。额前的刘海扫动着有些发痒,风中已经掺了几丝凉意, 稀疏的星点缀的黑夜还是毫无生机地沉睡着。


要说看到松冈时心脏的冲击,立花现在都还有些后遗症。像是被一击射穿了一样,痛感并不剧烈,但却一直挥之不去。心跳并没有加快,但却比平时听得更加清晰。周围的声音随着大脑内的思绪一起消散。那个时候,除了大喊,便不知该如何是好。


打开房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失去了以往的吵闹,多少还有些不习惯。


坐在书桌前,立花打开了那封信,很长时间过去使她确信这封信确实是寄给她的,只是不知道有何意义。


「愿望和代价……」立花默念着,想了些时间毫无头绪,就把它再次塞回了信封。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还是早些休息为好。


问题的答案,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


熬过了失去了「早安」的早晨,松冈平安出院,除了手腕之外都已经痊愈。立花一看见松冈就想一拳砸去,还好被雪村制止。而松冈无数次向立花道歉并做了保证后才勉强被放过。


「那个,鼎……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鼎的话应该比较清楚……」


「可以……但是真少见啊,萤居然会向我求助。」


「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想问问『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


「……」


「鼎?为什么不说话?」


「你真的是萤吗……啊……没什么没什么!嗯……喜欢啊,大概是干什么都会想到那个人吧。比如一直都想见到那个人,或者看到那个人的笑容自己也会打起精神来……」


「……好像是很难理解啊。」


按照鼎的说法,立花想要对应上自己认识的人们,可无论怎样考虑,答案都是一样的,最终也只好放弃思考这个大问题。


「嘛……对萤来说是难了点,说到这个,你还记得以前又一次我向你提起的那家牛郎店吗?」


「嗯……有印象。」不过又怎么会忘呢,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虽然之后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我还是放不下那个人。听说那之后萤去找过那家店,那就应该认识什么人吧。上次那个人名字叫松冈正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约他出去。拜托了!」说着少女双手合十低下了头。


「鼎……!别这样……我明白了啦我尽力!」


「谢谢你萤!下次请你吃午饭!」


晚上。


「立花喜欢松冈先生……?」


这个想法,立花还是有些难以相信,但自从意识到之后与松冈在一起的记忆碎片就一直在立花的大脑中上演着。不过若是这样,不就意味着与最好的挚友喜欢上了相同的人?


思绪越来越乱,立花再次打开那个信封。缓缓拿起笔,迟疑了一会,端正地在第一行写上了几个字。


「诶?立花应该还没有写下去才对……」抬起头,发现第二行的「代价」已经出现了一句话。立花有小小的惊讶,然后握紧了拳,「如果这封信上说的都是真的,那立花也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毕竟像立花这样鲁莽的人是不能照顾得好松冈先生的。」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鼎与松冈只不过是做了朋友,只是普通的日子罢了。


大约是过了几年,松冈向月城庄的各位送了邀请函,内容是——松冈的婚礼。


终于到这一天了呢松冈先生。


上了大学的立花也放弃了留长发的念头,直到现在也依然没有把那个秘密说出口。拿着邀请函的立花大概是第一次安心地微笑起来。


婚礼当日。


「小松!小松你不要走啊!我好想你啊小松——!」


「冷静一点啊小雪!我还活着!」


「但是,但是……!」


「诶,这里怎么多了一个座位?」


「谁知到呢,大概是数错了吧?但是名字……立花萤?好像不认识这个人……是小雪的熟人吗?」


「不……我以为是小松认识的来着。」


「那可能是搞错了吧……啊春树!这里这里——!」


……


你的愿望:不顾一切让松冈先生幸福。


与之替换的代价:他在这之后还将会遇到很多危及生命的事,若是让其幸福,代价是——抹去一个人的存在。


掌声中松冈正宗沐浴着闪烁的灯光,笑得很幸福。走廊上站着一位少女,短发还未及肩,身着纯白的长裙。


恭喜你,松冈先生。


立花萤,从未在这世上存在过。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