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あなただけ

#HE,开心吗

#补刀小能手不开心

#私设有

GO↓


「我喜欢你,萤!和我交往吧!」松冈知道立花的真实性别后第一反应竟是向她告白,让在场的春树和雪村一时语塞。不过反应最激烈的当然是当事人立花萤。
「诶?呀……松冈先生,立花还要学习所以先失礼了!」
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松冈,于是他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告白无果。从这以后,也许立花没有发现,她有意识地躲避着松冈。这样过去了几周,松冈第一次在立花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吊坠。
「萤,那个是……」
「嗯?啊这个,绝对不是立花想戴上它的!但是是十分重要的人交给立花的,所以不能摘下来。跟松冈先生没关系啦,那就这样——」
因为吊坠的事,闹得松冈也心事重重,当日晚上倚着栏杆想了很久,最后认为吊坠是立花喜欢的人送给她的礼物。若是这条结论之前立花的奇怪反应也就说得通了。
第二天,松冈回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问起原因,也只是说与熟人吃了饭敷衍了事。不过若是只有这一天的话,便也还说得过去。
「太奇怪了,松冈先生这几天究竟干什么去了?」
「谁知道呢。小松工作上的事情我也搞不明白。」
「会不会是因为你啊?」
「诶,立花?请告诉我原因春春树先生!」
「之前捅出那么大个娄子,那家伙肯定很受打击吧,所以才想让你担心他。」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谢谢你春春树先生!」
说罢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趁天还未黑,立花换上不怎么起眼的衣服,以防万一戴上了帽子,冲出了门。
再一次踏入灯火通明的世界,周围来往的都是令人目不转睛的美人,身着的礼服也一定昂贵。立花的服饰显得格格不入,于是只好沿着街的边缘前进,在店与店之间的胡同里等待松冈的出现。
「呀~身材方面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
果然松冈先生在工作方面还是没有改变啊。
好不容易送走了今天的最后一名顾客,松冈伸了伸懒腰,在门口点燃了一支烟。差不多是离开的时间了,于是松冈回到店里,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穿着熟悉的便服转弯离开。
立花很快警惕起来,与松冈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然后目送着松冈进入了一家居酒屋。
那是立花也去过的店,距离月城庄不是很远,周围的地形也比较熟悉。于是找到一家能够看得见居酒屋的便利店,立花在此短暂地休息。
松冈在居酒屋里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出来时步伐明显变得缓慢,看上去他是打算径直回去。立花全速冲回自己的房间,脱下帽子,换上了校服,等待着松冈返回。
脚步声走上了台阶,立花装作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
「松冈先生,欢迎回来!」
「啊……萤……我回来了……」
先前只是远远看去觉得松冈喝了酒,近距离地接触后才发现酒量也不少,立花强忍着散发出的酒臭味,「那个,松冈先生今天又去干什么了呢?」
「没什么……只是有点工作上的事……」
这样的答案令立花一改之前的笑容。
如果松冈先生想要欺骗立花那么立花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立花还会闻到酒的味道呢。」
「不……那是……」
「这几天松冈先生一直是这样,想必每天都喝了不少的酒吧。虽然是未成年,但是立花也知道酒对身体的危害,如果松冈先生还要继续下去的话,立花就会去阻止松冈先生!」
但是松冈目前可是醉酒状态,怎么会轻易罢休呢?「哈,你懂点什么,大人心里想的事情可比你这种小孩子多很多倍啊。阻止我也没用,还是别费那功夫了吧。」
「看样子普通的方法是不能让松冈先生清醒了呢……不过也好,就让立花在这里表明自己的态度吧。」说着一步一顿逼近着松冈。
没错,立花萤,你已经下定决心了,下定决心要面对松冈先生,以及——
啾。
轻轻的一吻,有些颤抖的一吻,异样却柔软的触感终于使松冈清醒过来。然而没有等松冈说一句话,立花便咚地关上了房门。
那之后立花与松冈正面说话的机会就更少了,松冈却不再晚归。很快便到了定例会的日子。
「立花君,立花君?」
「诶?在!怎么了雪村先生?」
「不……没什么……」
丝毫看不出疲劳的感觉,却感觉立花心不在焉,比赛开始后也一直像木头人一样竖在一旁。
「小松……立花君……」
「唉……那家伙,我去想想办法。」
「喂萤,你没事吧。」
「啊,是的,没什么事。」
「唉,还在在意前几天的事吧?」
「是这样,又不是这样。」
「你啊……我是已经不那么做了吗。之前是我不好,所以打起精神来。」
「立花很羡慕松冈先生能坦率面对自己的心情,但是……面对立花的决心……却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诶?」
这样一说,松冈的记忆慢慢地变清晰。那时意识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由于不敢相信便不再提起,怕是自作多情又给自己巨大的打击。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答案吧,萤枪借我一下。」
「诶,哇——」
立花还没反应过来,松冈就拿过她的枪聚到脸的高度,挡在了人流密集的那一边。立花想说的话,全被有些苦涩的烟草味封住。
「松松松松松松松冈先生?!你你你,立花……!会被其他人看到的!」
「算是之前的回礼吧,而且也用枪挡住了不会有人看见的。」
立花把手背贴上了嘴唇。热度还残留着许多,触感也还未消散。
啊啊,果然不能辜负松冈先生啊。这场比赛结束后得把一切都说清楚。
「诶——?真的假的!?」
「太响啦松冈先生,所以吊坠是亲人从海外寄来的,一开始松冈先生突然说那些话,立花被吓到了所以才没有回答,而且松冈先生也没有问立花喜欢的人是谁呀。」
「那,你……」
「是的……立花……喜欢,松冈先生……」
若是能永远停在这一刻该多好。
「这样啊……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真是的那我之前不是白伤感了。」理清了事情的真相,松冈不知为何笑了起来。「呐萤,既然这样可以把那个问题再回答一次吗。」
「那个……」立花的视线飘来飘去,始终不敢看向松冈的眼睛,最终摇了摇头,坚定地看去。
碧蓝的眼,如天空清澈,似大蓝深邃,又好像宝石般无瑕,一旦看见便难以移开视线。
「可以……」答得很轻,但足以让松冈听见,「谢谢。」他轻柔着立花的头,不让头发变得凌乱。然后摘下手套伸向立花,「走吧。」
两手重合在了一起。
「好的!」
会向我转过头的只有你。
无数次拯救我的只有你。
因此我渴求的也只有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