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バレンタイン】仲間だから

#私设有

#バレンタイン特別篇

GO↓


14:56,本周第七次尝试自杀。黑发男子站在天台,耳前的几缕头发已经被吹得凌乱不堪。
“喂!你给我停下!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身后的声音气喘吁吁地向他喊着。他慢慢地转过来,头微微低垂。
“呐。”他轻声说着。“人类仅凭自己是无法活下去的吧?”
“……!”雪村透突然从梦中惊醒,他攥着自己额前的刘海,略微地喘着粗气。
“梦吗……”
对于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些,雪村透不愿想起,现在却不得不想起。
调整好呼吸,雪村透就立刻开始整理,只是刚才的噩梦还没有完全散去,时不时会因为恐惧而停下动作。
松冈得到了难得的一周休假,立花也进入了暑假,难得三人都空闲的时间,当然要好好地度过。很快,雪村的房门就被气势满满的立花用力地打开。
“早上好,雪村先生!”
“哦,哦……嗯立花君早上好。我准备好了,那我们走吧。”说着他故作镇定,背起包向门外走去。松冈发现了雪村的异样,却没有马上说出来,眼神中有几丝担心。
从今天开始是为期一周的训练,出于地理优势,此次的场地一直十分抢手。这次也是松冈大费周折才得到的预定。得知了这些的立花更是兴奋,一大早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松冈是第一受害者。收拾好行李后,立花很快打开了他的房门。松冈虽然有些受惊,但还是没有怨言地开始了准备。
在场地附近搭好帐篷后,事不宜迟,很快便开始游戏的准备。然而这一次在松冈身边的是因为过于兴奋而滔滔不绝的立花,雪村则一个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首先进行夺旗战。为了提高自己,比赛均取消了人数限制,双方可自由选择出场队员。由TOY☆GUNGUN的松冈、立花、雪村三人,与敌方五名实力普通的队员对战。对于两方来说,各有利弊,应该是一场不怎么容易的比赛。为此,松冈也制定了计划,而计划中,雪村透的任务是,在己方阵营待命。
“我要掩护小松!”雪村似乎对自己接到的任务十分不满,语气有些激动。
“不行——!……啊!”谁知松冈突然向雪村提高了音量,就连松冈自己也有些吃惊,马上意识到自己过激的行为,向雪村道了歉。“抱歉……我看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所以才这样安排的。”
“没事。是我先向小松发脾气的,小松别在意。”
在插曲之后,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很快这一天便迎来了夜晚。耗费了许多体力的各位一定能度过一个熟睡的夜晚。
“嗯……松冈先生……?”半睡半醒时,立花发现帐篷里只剩自己一人。一边揉着睡眼,立花一边迷迷糊糊地走向了游戏场地内寻找失踪的松冈和雪村。在森林里走了一段时间,立花便看见躲在树后不知在做什么的松冈。
“啊,松冈先生,你在这里干什——唔唔唔!唔——!”没等立花说完,松冈就发现了立花。但松冈却扑向立花将她的嘴仅仅捂住,两人顺势躲进了草从。
现在的状态,也许松冈还没有发现,事实上只要粗略地一看就能知道立花如此乱动的原因:松冈似乎是为了隐藏自己,把立花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下,两人的脸似乎很快就要贴在一起。还不明白所以的立花现在只能听着自己几乎比松冈要快整整一倍的心跳。随意垂下的发丝弄得脸上有些痒。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松冈似乎解除了警报,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奇怪的行为。于是他很快起身,语无伦次地道了歉。
“说起来松冈先生在干什么?立花发现两人都不见了才出来找的。”
“啊啊,我也是跟着小雪才过来的。”说着,松冈向前一指。
顺着松冈手指的方向,立花看到了雪村透,手中拿着与“狙击手”身份十分不合的步枪。
“那个笨蛋,干什么啊……”松冈看上去是在烦恼着,雪村从一大早开始就显得有些奇怪,深夜里又在做这样的事,要说什么都没发生是不可能有人会相信的吧。
将镜头放大,雪村的眼中没有任何光芒——死一样的眼神,衣服也没有好好整理过,唯有手中的枪似乎是好好地擦拭过。他先是抬到胸前看了一阵,随后枪口对准了太阳穴。
“如果能这样……”
有些清醒过来的立花发现事情不对,想要摆脱松冈的束缚上前阻止,不过很遗憾此时作为女儿身的立花只在无法比过松冈的腕力。两人蹲在草丛堆里一刻不停地监视着雪村。
枪口对准太阳穴保留了一段时间,便慢慢放了下来,随后雪村叹了口气,转身要回去。
糟了,若是被他发现两人都不在帐篷里就很难瞒住了。于是躲避着雪村的视线,松冈拉着立花一路小跑赶在雪村之前回到了帐篷。
一个漫长的夜,自从回到了帐篷,立花基本难以入眠,思考着为什么雪村要做那样的事,以及——
被松冈一不小心压在身下时加快的心跳,一直都无法慢下来。
早饭时雪村依然装作自己完全没事的样子,却没有参与进立花与松冈的讨论之中。话题渐渐停了下来,松冈也摘下面具单刀直入。“呐小雪,你最近没有什么瞒着我的吧?”
“诶?并没有什么……怎么了吗小松?”
“不,没什么,没有就好。”
看样子这家伙是不打算把话说清楚啊。
考虑到昨天进行了激烈的比赛,怕是担心会有不良反应,今天的计划是在这附近好好休息一番,也能顺势看一看这里的风景。
然而雪村却以昨天太累不想活动为由拒绝了立花兴致勃勃的邀请。两人走后,雪村一个人躺在帐篷里,摘下眼镜看着模糊的帐篷顶。果然是昨晚没有好好休息,现在困意袭来,于是放弃挣扎,小憩起来。
深而冷的水底,黑发的少年抱膝坐着,把头埋在黑暗里。看上去是初中的年龄,却不像其他孩子一样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或者说他是在恐惧着。被不安与恐惧包围着的少年,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却硬是奇迹般地活到了现在。
这便是雪村透最不愿想起的回忆。
少年被冰冷的水刺得隐隐作痛,清醒过来,看见渐渐走向自己的另一个人,与自己的年龄相仿。
看到他,少年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光,伸出无力的手想要抓住他。然而肢体与肢体触碰的那一刻,少年的手却穿透了过去,无论试几次都是这样,他只能看着走来的人渐行渐远。
“小松……!”
声音并不大,却很匆忙,好像是下一秒就要失去一般,醒来后雪村擦了擦汗戴上了眼镜。又是一场噩梦。
“雪村先生一直都很辛苦呢。”
“立花君……你回来了啊,小松呢。”
“松冈先生顺路去买了些东西,立花先回来了。不过雪村先生没事吧,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刚才还——啊啊啊抱歉抱歉!立花不是有意要偷听的!”
“没事,也不是什么要紧的……”雪村站了起来,“立花君我们出去走走吧,我和你讲讲以前的事。”
跟着雪村,两人来到了森林里,昨晚立花与松冈发现雪村的森林,一想起昨晚的事,立花依然有些毛骨悚然,紧跟着雪村。
“我与小松认识是在初中的时候,这些你都有所耳闻了吧……那个时候被同班的人欺凌,甚至有就这样离开这世界的欲望。但是那个时候,小松救了我,现在我能够在这里与立花君说话也是多亏了小松,但是现在……”讲到这里,雪村的脸上有止不住的愤恨之感,“被打得伤痕累累的小松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样子,拯救不了他的话,我留在这里还……小松是我最重要的……唯一的友人啊……”
“完全没有这样的事哦!雪村先生一直在松冈先生背后支持他,立花全都看见了!松冈先生这些天也有些担心雪村先生,如果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会惹他生气的,所以去道个歉把一切都说清楚吧!”
“危险的事……难道昨天晚上你们都看到了吗……?算了,你说的对,谢谢你立花君……一会我就去说清楚。”
这也算是把松冈先生的烦恼解决了吧。雪村向松冈道过歉后,虽然松冈还没有搞清事态,不过也安慰了雪村,近期的心结也算是解开。
看着雪村先生,立花也不能认输呢,那件事……差不多也该说出来了吧。现在或许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那个——”
“话说回来萤,有一件事想向你确认……你有没有瞒着我很久的事?”
“……关于这件事松冈先生,立花也正想和大家坦白。”
……
“诶?立花君是……假的吧?”
“我想也是,亏你瞒了这么久都没让我们识破啊。”
而事实上,若不是昨晚碰巧触碰了立花的身体,松冈现在也依然被蒙在鼓里。
“立花,立花没有要故意欺骗大家的意思,但是……很害怕,害怕说出来以后就无法继续与大家像这样在一起……求求你了松冈先生!立花……”喜欢松冈先生?啊啊啊,这样的话还是一辈子都不要说了吧,现在看来能留在他身边都要谢天谢地了。
“……小雪,这里能否先回避一下?”
“但是……”
“我保证不会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作为队长我想和她认真谈一谈。”
毕竟立花不管怎么说只是个孩子,还是有些不放心,但这样的时候只能完全信任松冈,于是雪村回了帐篷。树荫下只有面无表情的松冈与一言不发的立花。
“请无论如何不要让立花离开队伍……”
被无情推开的感觉已经不想再一次体会了。
“萤,把头抬起来。”松冈的话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气息,甚至测不出此时的温度。
“不!松冈先生告诉立花答案之前立花是不会抬起头来的!”
“说实话,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并没有生气的感觉,也认同你的实力。”松冈靠着树干,“但是,TOY☆GUNGUN的队规摆在这里,你也知道的吧。”
“是的……”立花无力地答着,看样子离开与松冈共通挥汗的战场是无法避免的了。
“这件事先对小雪保密,等回去以后再说吧,在这之前还像原来一样。”
“我明白了……”
听见了立花的回应,松冈便离开,去准备晚饭。
至少再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几天……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忘记松冈的话语,若无其事地享受这几天的生活呢?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立花萤身上。可是这种时候,只能感叹自己的无力吧,即使后面的日子被雪村问起发生了什么,也只能守口如瓶直到返回。
太阳还没有落下的意思,立花在树荫下一动不动地站着,另一边的松冈与雪村已经开始了晚饭的准备。
“小松刚才跟立花君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把该说的都说了而已。”
“……话先说在前,以我对小松的了解,立花君是‘例外’。真的这样做就好了吗?”
“正因为是‘例外’才不得不这样,保护她的力量我可不一定有。”
“那个时候,小松是怎样拯救我的,再好好想想吧。”
“……啊啊,我知道,我心里很清楚。”
晴好的天气也并没有持续多久,第五天起便是雷雨大作。单薄的外衣,夜里这样的打扮还确实有些凉意,可是那有空管哪些?头发已经被完全打湿,雨水也模糊了视线。“这样就能清醒一些了吧。”
真是狼狈啊,立花萤,曾经无数次做过的美梦都去哪儿了?
忘记了时间,少女就在这无尽的黑夜中一遍又一遍回忆着松冈的话。渐渐地,身体变得越来越重,呼吸中也满是热气,立花靠在树下,看上去是失去了控制身体的力气。
“松冈先生……立花不想离开队伍……”
不管怎么说,松冈也是听不到的吧,这种时候让自己躲回梦里慢慢享受无法实现的愿望才是上上策。
没错,你已经足够努力了,接下来就好好休息吧。
清晨,雨看上去已经停下,草地与树叶上还残留着不少的露珠,几只蜗牛见大雨停止也爬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立花醒来时,正好遇见松冈进来。
“早上好松冈先生。那个,昨天晚上立花……没事吧松冈先生!”
忽略了立花的招呼,松冈一下子坐下来把头靠在立花的肩上。
“啊啊没关系……只是看到你松了口气……真是的真是的,小雪把你带回来之后我可就没睡着啊。”
“抱歉……立花昨天,胡乱做了那样的事。”
“笨蛋……这次我可是真的被吓到了啊。雨天的晚上穿着这么少的衣服不带伞外在面淋雨,怎么看都像自残行为了吧?所以说你啊……”松冈故作生气,用力捏着立花的脸。立花用力挣扎着,想要说话却发音不清,惹得松冈忍不住笑出了声。
“请不要这样松冈先生……否则立花会得寸进尺的。”
大概是明白了立花在说些什么,松冈变得认真起来,“萤,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对小雪说了些什么吗?”见立花不言,松冈便继续说下去,“‘因为我们是同伴’,因为是同伴,才永远不会抛下对方,永远会信任对方。嘛,让我想起这句话的还是小雪,这几天理了理思路,果然一开始只是有些惊讶罢了。不过到现在才说这种话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吧。”松冈拿起立花的手,轻吻上去,“不是作为队长,而是作为一个男人,希望你留在队伍……不,留在我身边。我喜欢你,萤。无论你的心情如何,我都希望你能接受。”
“松冈先生突然间说了那么多,而且都是只有在立花梦里才会出现的话,总有些……不敢相信啊。但是那些也同样是立花的想法。请让立花回到队伍,继续作为TOY☆GUNGUN的第三名成员玩生存游戏!以及……立花喜欢你,松冈先生!”
与黑夜一舞即逝的白花
那一瞬却将我惑住
微微昏睡之中
总有洁白的芳香
“萤——好了吗——”
“马上就好!……久等了松冈先生!”
“太慢了……你,你这是什么打扮……”
立花用丝带绑住发尾,衣服也换上了淡粉色的外套,“那个……立花角色这样子松冈先生会喜欢……如果不喜欢的话立花现在就去换!”
“啊不用不用,那个,很……可爱……唉,我好像活不过今天了啊——”
夏天训练之后,好在立花离队的事也被取消,互相表明了心迹的两人也顺利地交往起来。
晚上,灯光有些昏暗的公园里。
“今天十分感谢,松冈先生!”
“没什么,今天本来就是这样的节日吧?”
“对了……那个,虽然尝试自己做,但是一直都失败,所以只好把买来的巧克力送给松冈先生……立花无能,对不起!!!”
“诶,啊——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是萤给的怎么样的巧克力我都会吃!那么作为回礼……”
“回礼什么的,不用——唔?松冈先生,你——?!……!”
刚刚吃过巧克力,嘴里的甜味此时毫无保留地流进了立花对嘴里。
“你看你这不是比巧克力更好吃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