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花ことば(花语)

#微博深夜60分,请多指教!#

#双黑#


「喂太宰!」
「抱歉,现在没有时间。」
那是十分久远的事了。
那个人还没有离开的时候,他总会干劲十足地去向他下战书,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后来为了让他认真起来,他总会扔去一朵随意捡来的野花。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太宰的意识渐渐变得清晰,感受到了流动的凉意。想起来了,现在正是不知多少次的自杀之中。水中呼吸变得困难,即便如此,不知不觉身体还是反抗起来,睁开双眼时,已经快要回到了岸上。
「这次也不行啊……」
吐出了几个气泡,太宰停下来,随着水流漂回了岸上。在斜坡上躺了一些时间,待衣服基本晒干,太宰便径直回到了侦探社。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也没有组织或是黑手党的袭击,只是回到侦探社时,那里早已面目全非。窗户的碎片散落到街上,室内被熊熊大火包围着,如此危险的状态,太宰全速跑了上去。
「喂,各位!社长!」
「哟,好久不见了啊太宰。」
破碎的窗边悠闲地坐着个人,直到刚才为止都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好像这大火与他毫不相干。
「……。哟。还和以前一样无所事事啊……」高温持续不断,太宰的额上沁出了不少的汗,见了人,他皱了皱眉却还是露出了笑容,默默绷紧了拳。「小中也。」
「切,还和以前一样惹人厌。但是你放心,侦探社的家伙们好像都提早离开了,只是不知道去哪罢了。这也只是个见面礼。」中原轻笑一声,从窗台上越下。轻浮又显玩乐的微笑随之散去。「黑手党已经正是宣战了。」
「……!」
太宰解除了警惕,因中原的话而有些吃惊。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之后日子不会好过了啊。……哦,时间到了……那今天就到此为止,下次再等我来蹂躏你啊太宰。」说着他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从太宰身旁走过,出门离开。
离被烧毁的侦探社已有了一些距离,中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朵花,被塑料袋好好包裹着,花瓣上还有几滴未干的水珠。
「还是没能交给他啊。」
注视许久,又把它塞回了口袋,转弯消失在街上。
太宰在侦探社里一动不动站了许久,好在电话还没有切断,收到了来自国木田的消息,他很快与侦探社的各位汇合。由于没有了栖身之地,一行人暂时住在了社长的宅邸。
黑手党已经向侦探社正式宣战。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也就是说不知道什么时候,短暂的和平就会彻底被打破。现在开始,无时无刻都要立刻进入作战状态。
第二日深夜。
「呀——这么好的夜晚居然要值班,还不如找个美丽小姐一起自杀呢。」太宰望着明亮的月伸了个懒腰,有些慵懒地说着。
「你说是不是啊,小中也。」
「又见面了啊太宰,约好的我来蹂躏你了。」
「这真是感激不尽,可是昨天你好像没有说会两个人一起来吧。」
月光下站着中原,而他的身后,走出了那个名叫芥川龙之介的男人。
「那家伙由我来,太宰先生。」
出人意料地,从房子里走出了整装待发的中岛。
「罗生门……!」
芥川一见到中岛,怨恨就无法抑制地喷涌而出。两人激烈的击打将整个宅低的人们都唤醒。院子里,四个人激烈地互相战斗着,其他人则负责保护非战斗人员的安全。
如大家所料,不久尾崎红叶等人便赶到。整个宅邸都陷入无法停止的战争中。
两周后,大雨倾盆的一天。郊外正在举行一场葬礼,前来参加的人们,本都是互相厮杀的对手。
离去的人安详地躺着。
中原走到他身前,扔下一朵鲜红的曼陀罗。看上去水分已有些流失。
「哈哈哈,怎么样太宰,这种时候还拿出如此鲜艳的颜色,我可是把你好好蹂躏了哦。」
那场战争?哦,要说结果——
在太宰治的死亡下,两方和解。
要说这曼陀罗啊,可是无法预知死亡。
——与绝望的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