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HourGlass-Five

1
中也倚着墙,望着这片空旷的地。土地早已失去了水分,只能认出两三根早已腐烂的草,新生物已经很久没有生长出来。
“嘁,看着就不舒服。”
当然,中也是不知道当时多么可怕的,但作为当事人,看到这般场景,仿佛是想要把这一罪行刻在记忆里一般,总归是不好受的。
大概今晚即将要过去,黑夜已经开始有些变淡,睁开眼睛后又是无趣的一天。中也跳回屋顶,再次俯视了那片地方,叹了口气,饮下最后一口葡萄酒,然后闭眼小憩。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
阳光只是朦胧的洒下,国木田已经准时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与往常不同,今天的办公桌格外整洁,毫无太宰捣乱的痕迹。这让国木田更加警戒起来,怕是有什么机关,待他坐下便倒了霉。
“哟,早上好国木田。”
“太宰?……你这家伙,难道昨晚一直在外面吗?”
“只是觉得无聊出去玩了一会,别这——”
“喂!太宰!振作点太宰!可恶……喂太宰!”
“咳咳……咳——没想到这么快……”
“你在说什么啊太宰,到底怎么了!”
“不,没什么大事……这真是失算了。国木田,替我向侦探社的各位传个话,告诉他们不用来找我。”
“喂!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再走啊!太宰!可恶这个混蛋……”
“啪嗒”地把门合上,国木田的喊声被隔去了许多。与昨夜相同的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人流也与昨天并无差别,唯一有变化的大概是今天又炎热了几分。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习惯性地把手插入口袋,太宰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

2
我知道自己快死了。
大约是查出患上肺痨的那天,我梦见自己躺在病床上衰竭而死。围在我身边的人有哪些,除了某个戴帽子的出奇醒目之外一个都想不起来。所以第二天晚上看见他,心里才有些不自在吧。
虽然很想看到国木田被自己玩弄于鼓掌的样子,但毕竟不能给各位添太多麻烦,这种时候不辞而别应该才是上上策。不过要说接下来去哪,还真是个难题。
这时候,一个身影掠过大脑。
是否是因为将要离开这里了呢,最近想起的总是过去的记忆,大部分都是和自己的某搭档打架的场面,当然也有其他的,比如我们被称作双黑的那一次。
这个混蛋,因为他今天的心情又被毁了。等找到他先好好捉弄一下。
这么想着,我朝着这样时间他可能去的地方移动。

3
“啊?所以说,只要有我中原中也在,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一个人也能把对方搞定。”
“啊,那要不要来试试?”
“啥?你这混蛋怎么对我说话——啊啊啊——!?你他妈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太宰!”
“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哦,看到中也在里面发疯就想来凑个热闹。”
“啊——?我可没功夫和你吵架,闲着没事干随便找条狗玩去。”
“咳、咳……咳咳——咳……!”
“……太宰?你这混蛋……”
“难道中也……干、干什么啊你!……放开我!”
可能是要进入夏季的缘故,屋外的阳光格外刺眼。刚从只有灯光的昏暗房间走出来,中也有些不适应刺眼的烈阳,走路有些摇摇晃晃,但很快回了神,紧紧抓着太宰的衣领不顾其大吵大闹。走了有一段路,中也一用力把太宰拉进了小巷子里——这是黑手党交易的场所之一,没有警察的管辖,更何况是普通的斗殴。
一拳。
“哇啊!……咳咳——!”
“你啊,要是平常这一拳肯定能躲过去的吧。”
没有回应,只听到不止的喘息声。
“混蛋,你倒是说啊。”
太宰的大衣鲜有地弄得满是泥土,脸上也擦上了黑印记,他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好在只是擦破,无伤大雅,待肌肉能够摆出平时的微笑时抬起了头。
“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
“肺痨?!”
那个太宰?曾经最年轻的干部太宰居然会患上肺痨,这样的话比太宰死了的消息更令人难以置信,中也看着眼前的人,又回想起先前太宰的反应,又觉得这不像是在开玩笑。
“然后呢?你被那些人赶出来了?”
“也不是这样,只是想用剩下的几天找一个好地方把自己埋了而已。”
“嘁,都这种时候你的兴趣还是没变啊。”中也看了一眼手表,“这之后大概没有任务了,喂太宰,这个人情算你欠我的,之后给我十倍奉还啊。”
各种各样的乔装与隐瞒,以及漏洞百出的谎话,太宰终于被安顿进了一个旅馆。为了防止太宰在自己外出时自杀,中也把一切可能用于自杀的物品都一一清除。
将要过零点,折腾了一天的太宰已经进入熟睡,偶尔传来几声咳嗽,让中也提心吊胆。
“嘁,太宰这个混蛋。”
中也坐在窗台上望着月色,摸出了那块怀表。零点的钟声响起,怀表也随之倒退一格指向了四。世界迎来了周三。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