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HourGlass-Four

4
第二天清晨,中也避开旁人的视线离开了安置太宰之地。现在回想一下,自那日深夜与太宰相遇起,中也越发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么。“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背叛黑手党的叛徒。”中也应该是最明白此事的,却又冒险藏匿太宰,若被人目击,自己同样被当做叛徒处刑也是理所当然的。
“都怪那个混蛋……”
上午八时,太宰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中醒来,明显能听出有异物在肺腔中。他更加用力,待胸腔内终于舒畅,这才发现暂白的床单上已染上一片鲜红。
“这真是……我可不喜欢这么痛苦的死法啊……”
趁着自己还没有太大的变化,太宰把房间打理了一遍,尽量不留下任何痕迹,想要离开这里。

5
“真不像你啊。”
“呀,特意挑这种时候过来,是想杀了我吗。”
没有一点脚步声与气息,男子就这样进了房间,太宰多少有些察觉,见到男子的样貌时却还是有些惊讶。
“怎么会呢,我可是放弃与爱丽丝共度的时光来这里的,不应该先感谢我一下吗太宰君?”
这世上敢与森鸥外这样说话的人,恐怕就只有太宰了吧。就连中也想到森鸥外都不禁打一个寒颤。或许是一个很无趣的比较,但在对于森鸥外的反应上,中也一直很不服气。
中也与太宰一直在各种方面比试,没有特别记录胜负数量,总体看来,两人实力相当,这也是中也始终耿耿于怀的事之一。然而太宰看样子就从未忆起过此事,在他的眼里,中也那些认真发起的挑战也只是喝醉时耍的酒疯罢了。
不过目前自己的能力肯定会下降几分,何况面对的又是黑手党的首领。或许一不小心露出了破绽,就真的会被他把枪顶在脑门上。
痛苦地死去,不是太宰的追求目标——被人射杀而死更不是。无论如何,如果这个男人不自己离开,就必须要想办法从这里脱身。
“这里我记得应该是黑手党的管辖地吧,那么你是怎么进来的呢?莫非是谁带你来的?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我的疏忽了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梦游的时候跑到这里来了。……所以,黑手党的首领不远万里来这里看一个即将要死的人究竟是为什么呢?”
“太警戒我了啊太宰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单纯地是想来见见我以前的部下而已。”鸥外顿了顿,“虽然是个人猜想,好像中也君知道一些消息呢。……这次就当我为自己的好奇买单吧。那么,时间不早了,爱丽丝还在等我。”说罢,合上门离开。
“……还和以前一样恶心啊。”
鸥外的笑脸,太宰也难以猜透,只知道这个男人似乎随时都会凭空造出一把枪来将人置于死地。
姑且能够松一口气,忍耐许久的肺再次开始肆意妄为起来,甚至比先前更加激烈,太宰艰难地灌下了水,才勉强缓了回来。

6
虚度光阴,对于太宰来说是最难以忍受的。与其让他在同一个地方待上一整天,更不如让他去荒山野岭生存一个月。
大约是下午三时,中也仍未回来。没有可以捉弄的对象,却又怕自己出门被发现而后被紧锁在房间里,太宰只好在没有任何自杀机会的房间里反复看一些过时的新闻杂志。今天唯一愿意与他作伴的大概就只有看上去有些生气的肺。
过了正午,太宰的肺几乎一刻不停,咳出血的频率也开始增多。他从来没有得过病,这一次突然面对严重的症状,着实是有些难以应对。在外伤的处理上,他堪比外科教授,但在病毒的应对方法上除了喝水大概就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了。
这些都只能缓解一时的痛苦而已,为了不让自己再这样下去,今晚必须得说服中也不要在阻碍自己的行动。在他回来之前——先思考一下怎样交涉才能最有效吧。
夜幕降临,相对于前些天,今晚的月亮被覆盖了几层云朵,有些许朦胧之境。这样的天气对于一些秘密的任务并不有利。
“啊——可恶好烦啊!”
中也破门而入,宁静的氛围终于被打破,太宰按捺住想要上前捉弄一番的心情,直接切入正题。
“呐中也,关于最近的事,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哈?你的破事我怎么会——”
啪嗒。
中也正要开口,有什么金色的东西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花纹雕刻十分仔细的怀表,这样的风格怎么看都不像是中也会拥有的东西。
意识到接下来将会是连篇的问题,中也从无尽的工作抱怨中醒过来,拾起怀表。张口欲言又止,然后叹了口气,“啊——今天尽是些烦人的事情。好好好,我全都说。”
怀表被中也装回了口袋,盖子里的指针正在朝三走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