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HourGlass-Two

10
在怀表的剩余时间就是太宰的剩余时间这一假定情况下,如果表盘上的指针还在不停止地走动,现在太宰应该还剩下两天时间。问题是现在表盘上唯一的指针已不再转动,所有的设想都无法成立,一切谜团再一次回到了起点。
经过这样一次胡乱折腾,太宰的病情再度恶化,由昨夜持续不退的高烧转为低烧,咳血依然不止,身体也有些发软。昨天太宰的胡闹,可以说是加速了太宰的时间流逝。
中也在房间里一刻不停地徘徊着,时而看一看太宰的情况,这样持续了很久。
“唔啊烦死了!”中也按捺不住一下子吼了出来,拳头击打着墙壁发出“咚咚”低沉的声音。“之前是谁说要不痛苦地自杀的,现在倒好,连走路都没力气。”
“这是意外……啊,谁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咳咳……!”
“好好好,你还是给我少说几句话吧,省的又惹了一堆麻烦。”
好在,中也得到了一天的休息,能够照顾太宰,否则等他发现的时候,太宰估计已经尸横荒野了。
因为刚才的来回走动,中也出了一身的汗,现在又是初夏,静坐许久也无法扑灭他心中的急躁之火,只好再次站起来看看太宰的样子。
太宰应该是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冲着中也微笑。这样的场景,并不是从未发生过,只不过那时——
让我们继续上一次的故事,这是少年醒来后还无法下床走动的那段时候。
“哟!中也,我来看你了哦。”
“……”
“喂——我来了哦——”
“……”
“喂——中也,起床——”
“啊啊啊你好烦啊!”
太宰看到的是少年空洞无光的眼神,看上去并不是因为疼痛所致,中也也绝不会是恐惧疼痛的人。
太宰的眼中满是好奇,大概是在思考着要怎么捉弄这位可怜的少年。他绕着病床观察了好几圈,惹得中也满是怒火,却又无法动弹,只好骂上几句。
自那以后,虽然两人并不是立刻就成为了搭档,但只要一见面就会吵个不停。
太宰终于拜托了暂时的痛苦进入睡眠状态,中也姑且也能松一口气。接下来就让大脑代替身体工作吧。
太宰终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丧命。肺痨本是可以治疗的,但毕竟,这是他的意愿,谁也无法左右。
根据他的描述,诊出肺痨与自己发现怀表应该是同一天,那天醒来时大脑里还惨留着不清晰的太宰治三字,不出意外——或者可以肯定地说,两者间一定有着联系。
既然如此,指针停止意味着时间的停止,那么太宰病情再度恶化的原因又是什么?难道他的病情并没有因此停止蔓延吗?那么怀表代表的究竟是什么停止了?
中也思考许久,仍是毫无头绪。
总结一下目前的两大问题:一是怀表的真正意义,二是如何才能挽救太宰正在流逝的生命。
“我不会让你死的。”

11
与太宰在一起的这几天里,让平时一直急躁不堪的中也学会了静下来思考。
“呐中也……”
“为什么不杀了我……”
“哈?你脑子烧坏了吧?”
“作为敌对,想立刻抹杀……是理所当然的吧?”
“开什么玩笑!”
“哈哈……,抱歉啊。”
为什么得到的回应不是大声的吵架?
啊啊想起来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没有力气再去考虑其他的事,那个我最讨厌的轻浮的太宰已经不在了。我应该是高兴还是惋惜?
是高兴,高兴才对!
如果是以前,看见如此虚弱的太宰应该能立刻大笑起来,并开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庆祝。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整天吵个不停,一见面就好像要打起来,却在战斗力与配合度上超群的组合叫做双黑。可现在呢?其中一位恐怕是再也无法起身来。
“嘁,这种破表根本就不应该相信。”
不会让你死去的,毕竟我不想让你如愿以偿。

12
真是,失算了啊。
以肺痨为起点,一切事情都在偏离我预计的轨道。现在,躺在床上连移动的力气也没有,更是从未想过会发生的情况。
微微睁开双眼,中也望着窗外,大概又在思考一些无聊的事了吧。比如酒的库存还有多少,什么时候才能再去痛快地喝一杯,为什么自己总是长不高——当然最后一个只是我的猜想。
一看到中也,脑袋里就映出了数不尽的画面,反反复复地闪过。一个脾气暴躁的少年,与曾经的自己。有一些甚至早已忘记,看到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眼睛没有睁开多久就开始酸疼起来,只好再一次回到黑暗。现在是几点?看样子是下午。我十分迫切地想让中也给我一根上吊绳,即使是这样毫无艺术感的自杀方法也比慢慢病死要痛快许多。
可是——
不知为何,我却无法向中也开口。不是因为没有说话的力气,如果是急切希望的话,无论是多么困难都一定会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肺又开始闹起来,伴随着呼吸我又开始不停地咳血,中也一边小声骂着我一边一刻不停地处理着。
什么啊,这种样子还是我认识的中也吗?
喂喂,我的异能,既然你能吞噬他的异能,可否告诉我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