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HourGlass-One

13
次日,忙于照看太宰的中也接到了支援命令,需要立刻赶去前线战斗,于是他只好把太宰托付给唯一能够靠得住的侦探社照看。
“虽然到这个地方来总有些透不过气啊……”
到达侦探社时,只有中岛敦一人留守。把一切注意事项及太宰的意思告诉过敦后,中也立刻离开了这里。
如果此时立刻通知侦探社的各位,太宰先生一定会被当做特别看护病人来照顾,这样就违背了太宰先生的想法,还是先把太宰先生移动到自己的房间去吧,毕竟太宰先生的时日——我在瞎说什么啊,只是小病罢了,这可是太宰先生啊。
为了不让太宰再有什么闪失,敦用尽全力把他拖进了房间。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太宰醒了过来,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同事。
“啊呀,敦君……那家伙呢?”
“太宰先生您醒了啊……中原先生已经先离开了,据说是收到了作战命令。请放心,中原先生把一切都已转告给我。”
“……那家伙也挺繁忙的呢。抱歉敦君,到最后都在给你添麻烦。”
“哪里的话,而且太宰先生……您只是暂时性的生病吧。”
敦的话中带有一些颤抖,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话。但一定,在心中的某一处,他始终相信着太宰不会像预言般离去。
“那可不一定呢,都成这样子了……咳咳……没想到翘首盼望多年,居然是这样的下场……。”
第一次自杀,失败。
第十四次四杀,失败。
——。
第xxx次自杀,失败。
如果太宰有专门记录自杀的笔记本,一定是布满了“失败”二字。太宰唯一也只会在自杀方面缕缕失败吧,一天过后,他终于能够把失败二字改写。

14
“嘁,真他妈麻烦。”
在前线战斗的中也脑袋里还是不停担心的太宰的安危,即使是托付给了侦探社,不在自己的眼皮下总归会不放心。因而作战时也心不在焉,好几次险些被敌方的攻击集中。
“怎么了,看样子今天很不在状态啊。”
尾崎发现了其异样,借着夜叉的防御靠近了中也。
“哈?我像是有问题的样子吗?不好意思我今天可是用宝贵的时间——哇啊啊!”
话音未落,中也险些再次中招。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呢,这样漏洞百出完全不是中也的水准。
然而,就算是中也全力以赴,也不一定能过无伤亡击败对手。否则怎会叫中也赶来支援呢,这一次的对手组织中似乎有一支使用异能的队伍。
“啊——啊——快点结束就好了啊。”
太宰那混蛋一刻也不会安静,说不定现在就硬撑着跑到哪个河边享受阳光去了,然后一个不小心掉进去再也没力气爬起来……哈哈,活该。
这样一来那混蛋就会彻底消失了,我也不会再有恶心的感觉了,所以现在是早点结束战斗吧,晚上去大喝一场。
这样,唯一能救赎我的人就会彻底消失了。

15
傍晚,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带着一身的疲倦回到家,而侦探社却刚刚开始正篇。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看在太宰现在成了这样,我早就想把你扔到窗外去了。真是的,当时什么都不说就离开,现在就变成这副样子。”
“哈哈哈……抱歉啊国木田君……”
纸终是包不住火的,侦探社的各位回来没多久就发现了异样,敦只好把一切都说出来。不过出人意料地,谁都没有生太宰的气,就连国木田的唠叨也比平时少了一半。
“我接下来还有委托要处理,喂小子,太宰就交给你了。”
“啊好的,国木田先生。”
此时,太宰的脸颊明显变得苍白许多,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唯一不变的还是他脸上的笑容。
大约是六时左右,窗外发出蓝色刺眼的光芒,太宰像是明白什么一般,几乎是在光芒出现的同时睁开了眼睛。
“敦,君……”
“……在!有什么事吗太宰先生。”
“把我带去那束光的地方,……拜托你了。”
“但是太宰先生的身体……”注视着敦的双眼告诉敦不必再说下去,“……我明白了太宰先生,而且是越快越好吧?”
于是敦抱起太宰,体格的差异让他显得有些吃力,但化作虎爪的双脚却敏捷地飞跃着。眼看离刚才光芒的发出地越来越近,耳边也传来了连绵不绝的爆炸声。
其实,在一开始太宰就已经知道引起这一切的根源。
爆炸声震耳欲聋,爆炸后的颤抖让敦有些难以站稳。好不容易越过了最后一栋建筑物,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尸体纵横交错,如果是一般人,几乎难以想象这一切只是一个人做出来的。
攻击者消灭了目标后有些失去了理智,开始破坏起周围的建筑,引得声声巨响,周围一些存活的人——看样子是他的同伴,却也只能勉强抵御他的攻击。
敦同样难以接近他,何况是负着太宰这一重物,他一边躲闪着攻击,一边寻找着掩护体。
“中原先生,这里是太宰先生啊!您不认得他了吗?”
“那家伙,已经死了……那个混蛋已经消失了。我讨厌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
中也轻声嘀咕着,随后又扔向敦与太宰一击。此时两方只相隔一跃的距离。
“向前跳吧敦君。”
“我明白了,太宰先生。”
敦双腿弯曲少许蓄力,然后猛地冲上去,正好与新一次的攻击正面冲突,即使是平时不怎么友好的黑手党,此时也为敦的举动倒吸一口冷气。
强烈的光芒射出,并没有听见巨大的爆炸声。
此时离零点还有三个小时。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