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Little Red Riding Hood

难得的机会,让我们来重温一下童话故事吧。——大家都知道的故事。

被月光洒满的世界正静候着她的逝去。没有人对她有任何眷恋,其自身也不例外。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应不出任何色彩,她像一个人偶,却又比人偶还少了些神情。

她说,像自己这样的人,不会被任何人在意。

大红色的斗篷,白色的洋裙,搭在她身上着实是惹人怜爱。想要靠近又惧怕她像玻璃一般破碎。这一次她的任务是把手中的一篮苹果送到“外婆”的手上。

不知怎的,不幸总会降临到她的身上,这一次这个名为不幸的男人甚至硬性地闯进了人偶的世界。

“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啊。”

“……你有什么企图吗室星先生。”

“别对我这么冷淡啊,现在我只是个猎人,作为你的护卫,到目的地为止我都会保护你,相信我。”

“……。”

对突如其来企图不明的人置之不理,她笔直地朝着森林前进,眉头有些紧凑,看样子心情变得糟糕了起来。

“穿过这片大森林就能看到山丘了。”

“喂喂难得我来保护你别这么冷淡啊。”

“……。”

“说起来你要去哪里啊,手上的篮子是干嘛的,要不然放下事情和我去玩吧。”

“室星先生,你这样真的很麻烦。”

“啊哈哈抱歉,不过我肯定会完成任务的,放心。”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除了几句挖苦的话,她没有说一个字,安静得让人觉得是刻意在躲着他。

这片森林里没有什么野兽,小路上偶尔有几只野兔窜过,立在枝头沐浴着阳光的鸟儿亦放声鸣唱。这是严冬刚刚离去的初春,寒气未完全散去,迎面吹来的风也带着几丝凉意。

“你在干什么。”

“手这么冷,温暖它也是护卫的职责啊。”

“我倒从没听说过护卫还需要做这样的事。”

“虽然这么说,也并没有反感吧?”

“……请放开我。”

“放开的话如果大灰狼来了可能就来不及逃跑了哦?”

走了不只是多长时间,两人离开了森林,随之小山丘映入眼帘,看上去并不远,很快就能到达外婆的房子。这样一来,她的任务也就完成,朗就会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于是她继续前进,但另一位却好像没有前进的意思。他依然抓着她的手没有放开,透过墨镜隐约可以看出他异色的双瞳,心里的想法却让人捉摸不透。他一言不发,手上的力气却没有减弱半分,无论她怎样用力都难以挣脱。

“走了这么久,休息一下怎样?”

“不行。……要尽快把篮子送过去。”

“为什么?”

“因为……是任务。”

“来自谁的任务?”

“这与你无关。如果没有前进的意思就赶快放开我。”

朗有些失望,叹了口气,又继续注视着绞尽脑汁想要离开的她。

“我说啊,七海。”

“现在这种情况叫我的名字,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如果我说,我现在要杀了你,你要怎么办。”

突然听见这样的话,惊讶迫使她安静了下来。现在她简直想被主人丢弃的猫咪,不想相信这样的故事发展,而只好目不转睛地看向主人。

只可惜这一位主人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枪。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回最开始的开始吧。

清晨。

不知火七海再一次在梦中看见了已经许久未见到的人。他的名字叫室星朗。一次次连自己都恐惧的梦,她只好求助于加贺见一月。

“具体情况我了解了,不过……小七海,你真的……。”

“加贺见先生,这是我做出的选择,所以请相信我。”

“我自然相信你……——嘛,一切跟之前都一样,可以吧?”

“嗯,谢谢你加贺见先生。”

只要在这个世界里完成自己人物,就能够回到现实,同样能够证明,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人不是他,不是这个随随便便闯入自己的世界却又随心所欲离去的人。

然而——

“我曾经说过吧,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东西是重要的,所以要进入你的梦里也是易如反掌。”

“但是,为什么现在……”

“这个世界的猎人是我,大灰狼也是我,因此无论是否到达终点结局都是一样的。”

“呐七海,你知道吗,我从很久以前就对你很感兴趣,无论是身体还是能力,我都很想占为己有。”

“因为我爱你啊,七海,为什么不愿相信我呢?”

“——够了。”

快点停下吧,所有的事情,所有的结局。

梦境的景色变淡,童话故事接近尾声。

“非常遗憾时间到了。那么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在好好聊吧。”

醒来时却还是深夜,不知梦中的那个人是真是假,待她察觉时已经泪水成灾。为了转换心情,她离开了屋子。

被月光洒满的世界正静候着她的逝去。

“啊咧原来在这里啊,刚才路过怎么没注意这个地方。”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想起刚才的护卫工作还没有完成。”

“笨蛋……。我这种人根本……”

没有被人如此执着的权利,没有爱任何人都能力,只会带去噩运罢了。

“不过我记得救出小红帽的好像是猎人吧……?”

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小红帽的故事。

它的结局——也确实是这样的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