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Who’s

#零杏
#凛杏


→共通Side

「小姑娘,吾辈喜欢汝。」

某日某时,突如其来的某句话。

杏没有正面应答零,只好搪塞过去。

从那时起,杏便不敢朝三年级教室的方向走。究竟该怎样回复零,也成了她最近无时不在思考的问题。

「怎么了?……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没有哦,大概……是凛月看错了吧。」

她停下来,泄露了小小的惊讶,拽起凛月的手往楼梯方向走去。

「喂,等……!」

直到完全离开了楼层,她才慢下速度。

「如果像刚才那样走下去的话会遇到朔间前辈。」

「兄长……?不过这里是二年级的教室吧,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谁知道呢。」

察觉到自己悲伤的表情后她立刻揉了揉眼睛,梳理了头发,双手拍打着双颊使其活动起来。

杏始终不敢对任何人提起此事,包括时常与自己共同行动的凛月。要问为什么她一直都不愿与零正面交谈,如果能窥视她的心思,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为了不让「某个人」悲伤,杏只好选择这样的办法。

已经近乎一周没有遇到零了,这样下去说不定这件事情就会渐渐被淡忘。

杏这样想着的某一天。

「朔间零。」

杏条件反射似的抬起了头,没有任何人,转向身后——一直都半睁着眼睛,看似慵懒的凛月。

「这个反应,果然兄长是『元凶』吧。」

杏自然是惊讶,并疑惑地看向凛月。

「并且原因我也全部了解了。为什么不早点说?」

杏苦笑起来,低下头移开了视线,半晌,说出了「对不起」三字。

见状,凛月也只好叹气,让她跟随自己赶快去一个地方。看上去是相当地紧急,以致一些需要冷静下来说的话,比如自己与兄长其实有着同样的想法。而杏也只好在快马加鞭的途中紧急消化所有事情。

到达目的地,一周以来第一次见到零。

兄弟两人与自己,现在的情形,杏只好站在原地等待谁打破沉寂。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