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お帰り/欢迎回来。

#朔間兄弟
#我也不知道这是刀子还是糖


「凛月,吾辈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消失了呢。」

「真的——?那样不是更好么?虽然后续的事情还是会很麻烦就是了。」

这是一个月前的记忆,也就是说,这幢房子已经空了三一月了。再次回到这里,那个一下子扑上来迎接的人已经不在,即使平时甚至觉得令人厌烦到恨不得希望他尽早消失——

真到消失的这一刻,还真是不习惯。

起初收到兄长消失的消息时,凛月以为这又是他突然想出的古怪恶作剧,直到连UNDEAD的组员都开始紧张起来为止。一周,零始终没有出现,而那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大家都不愿提起的结果。

「我回来了。」

也不知凛月是在对谁说话,他放下包袱,立刻瘫倒般坐在沙发上。从冰箱里取出了饮料——只有番茄汁。那就凑合一下吧,这也没办法,毕竟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这里来,一直都是兄长居住在这里。

天变凉了,黑夜也提早了许多到来,不过今天的寒气却比平时严重许多。

凛月看了看日历,10月31日。今天是万圣夜,准备一下糖果吧,说不定会有贪玩的孩子来敲门。

向真绪发送过节日祝贺后,凛月去了阳台。裹紧了外套,仰望着没有边际的黑夜。说起来,自己也时常与兄长一起欣赏夜空,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了,至于后来……

再联想到现在,凛月的神情也跟着阴沉下来。

「还真是只会做这种过分的事情啊,兄长。所以我最讨厌你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但夜已深,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忘我地沉浸于思考,使凛月过了好久才听见,满含着歉意赶去开门。

「欢——诶?」

除了惊讶,只有惊讶。

比自己高大许多的人立在他的面前,身着与自己相同的外套,只不过领带的颜色有着区别。

「吼,没想到凛月会来迎接吾辈呢。」

「你是谁。兄长他——」

他早就消失了,凛月欲言又止。

「谁知道吾辈是谁呢,正像汝所见的那样吧,吾辈还能是谁呢?」

即使是这样紧张的气氛,他依然说着令人费解的话,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当然,对于凛月的感情也没有减去半分。

夜还很长呢,今天凛月可以把一切不满全都发泄出来了吧。

他确实这样做了,因而那天早晨熟睡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就好像谁都没有来过一样。


*万圣夜有着灵魂返回的传说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