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你绝不会走向地狱

#零凛

#应该还是刀

补充一下这里查到的水仙花是“请不要忘记我”的意思

长年的误会解开了。

在零无数次努力之下,凛月终于能够勉强容忍零曾经的过失。于是他答应零,至少不会再完全回避零的话。

凛月第一次向零微笑的时候,UNDEAD的其他队员也都在场,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能证明这些不是一场梦。

正值冬天即将离开的时候,树枝浸着雪水,枝丫上还有少许未融化的白雪。阳光已经开始有了热度,仿佛想要使世间变得温暖起来。

从那以后的零就如同突然被拧紧了发条般,至少每当凛月来访轻音部寻找他时,始终是蓄势待发的样子。

近来,学院里奔走转告着初春演唱会的消息,听说是为了扩大学院的知名度。一切都是由「皇帝」——天祥院英智策划的,旁人也只好摇摇头不知道他又在盘算些什么。不过既然决定要举行活动,就一定逃不了组合间的对决,因而最近无论走到哪一个角落,都无法逃离紧张的气氛。

活动当晚。

出场顺序是由抽签决定的,接着再根据每组的情况进行淘汰与晋级的划分。

应该说不愧是「皇帝」吧,这场活动吸引了不少的人群,像是相约好了一般一齐涌入学院。晚上7时,灯光准时亮起,舞台上站立着的是梦之咲的老师之一——佐贺美阵。简短地介绍过后,便把舞台交给了各组合们。

即使是以吸引人群为目的的比赛,战况的激烈仍然不减一分,歌声与呼喊同行,微笑与悔恨并肩。——下一场是UNDEAD的第二场比赛。

「喂!」

薰攥着张纸,破门闯入休息室,把纸摊在零面前。

「UNDEAD VS KNIGHTS」

「哼哼,还真是难以抉择的比赛呢。」

刚才还充斥着玩笑与抱怨的空间,自这一刻起便没了声音,说不定是时间被冻结——但它并没有,没过多久就要进入候场阶段。

两小时后。

凛月又罕见地微笑了。不过带着苦涩。

「果然我超不过你呢,不管什么,一直以来都只能依靠你。……我早就不想再这样了。」

「对不起呢,凛月。」

「兄长有什么好道歉的呢?这种情况下胜负是必然的吧,不如说现在不和大家一起庆祝而来到这里真的没事么?」

「他们——大概都在休息着呢吧,而且吾辈还不能掉以轻心。」

UNDEAD准备最后出场——

走廊里传来喊叫的声音,随后是一阵大叫,零告别了凛月,向着刑场而去。

「真是足够深远的盘算呢,这一点上吾辈只好认输了。」

「倒是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你不也是认真演绎了『好兄长』的角色吗?为了不让他站在刑场,对吧?」

「吾辈最初就只能在黑暗中生存,汝所想抵达的状态也只不过会被黑夜吞噬罢了。」

零他这样说着,英智也不再说什么,开始了属于他的「惩罚」。

或许以前的方式是最适合现在的零与凛月吧,因而两人都选择了回到曾经的模式,这段光阴就仿佛共同看见的梦一般。

窗台的水仙花开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