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Mirror Contract(架空杏中心)[1]

#炼金术#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村落里,有个小姑娘与她的父母过着安详而宁静的生活。周围的人们都渴望去城市里体验无限憧憬的现时代产物,为此抓住一切机会获得金钱。而只有他们是例外,她的母亲说,我们所拥有的财富,是人们几百年的研究都无法比拟的。
十岁时,她终于能够进入那个最神秘房间。各类语言的古书成堆摆放,中间的石桌看来已经经历了一番风雨考验。它的上面摆放着各种工具与奇异的药品,装满的药瓶下压着一张张详细记录了信息的纸条。这大概就是主要的工作台了,即使充满着好奇,在被家人警示不能随意触碰后她也只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炼金术,那天她第一次听到了这个名词。母亲把这一技术的起始与发展逐一告诉了她,而她则睁着两只大眼睛,若有所思,不停地点着头。
然后现在,姑且能被成为家业的技术使她积攒了不少的名气,以此来到王宫坐落的城市,应该可以称得上是较高的荣耀了。
你觉得这个故事太过平凡?不要着急,它才刚刚开始。
一个人独自来到崭新的世界,无论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她也只好攥着地图四处走着。头上那顶奇特的帽子使她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在她的周围已经无形间出现了一条隔离线。
大约又是过了两个时辰,终于找到了地图所指的位置——不愧是中心城区。此时阳光已经开始向地平线靠近。
“……你好。”
“Amazing!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新人吧?欢迎欢迎,快快、不用客气。我是你的日日树涉哦♪”
推门进入,首先见到的是一位淡蓝色长发男性,奇特的开场白使她一时不知所措。看了看情况,待他冷静下来后,才清了嗓子。
“初次见面,我是杏,请多指教。”
“原来是这样,真是绝妙的名字!那么所说的新人就是你了吧。重新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日日树涉,有什么需要请不要顾虑地来与我商谈♪”
杏向其深深地鞠躬,然后像是举行什么仪式一样环视着这个宽广的地方:较高出镶嵌的都是不同图案的玻璃彩绘,此时的夕阳撒下在地板上映出了奇特的光彩。大厅里主要是白色,要说和教堂比起来,又好像有着连神父都无法得知的秘密。
炼金术士的聚集所,这样称呼这里也并不过分吧。设施、技术,皆是她没有见过的东西。无论在哪里驻足观察都能够受益匪浅。
“笃笃。”木质门前两声清脆的声响。
“请进来。……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涉啊。那么身后的那位就一定是杏了吧。我的名字是天祥院英智,姑且在管理着这个地方。”
与“皇帝陛下”告辞后,涉关上了房间的门。怎么说呢,虽然他的脸上始终是不变的笑容,却使人不敢对他有任何不尊重的话语。相关的手续处理结束后,英智开始介绍起建筑的构造。
“如你所见,一楼的大厅主要是接受委托的地方,深处是工作室,每一间的门外都有明确的标识。这层二楼放着很多重要的文件,为了保护其安全我选择把办公桌同样建在了这一层。三楼是图书馆,基本收录了所有相关书籍。”
听他讲述的同时,杏也在观察着这个人。浅黄色的短发,碧蓝的眼睛。或许是自己初来乍到时遇见了奇怪人的缘故,与英智面对面交谈时至少不会显得为难。他总能这样冷静地说着所有事情,这是杏所敬佩之处。
“那么,明天开始就请多指教了。”
“……啊、好的,请多指教。”
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来时,交谈已经结束,杏折叠起相关的资料,安顿好居住的房间和行李,天已经完全被黑夜笼罩。想要卸下疲惫放松一下的她,在附近的一家小酒吧里摇晃着手中美味的饮品。
“可以坐在旁边么?”
低沉的声音进入耳朵,杏很快让出了位置。坐下来的是一位黑色卷发的男性,拥有着罕见玛瑙般红色的眼睛。
没等她发出声音,这位男性先开了口。
“一天下来辛苦了啊,小姑娘。”

“抱歉……”面对这样的搭话方式,杏实在是难以理解,“我不记得我们见过面……”

“啊啊……”黑发的男性轻声笑着道了歉,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红色的饮品。像是对她的提问毫不紧张般,把手中的玻璃杯来回摇晃几下,放回桌上,这才转向杏解释起来。

“吾辈是这个夜晚的常客,因此对这里也算熟悉。今天遇到了生面孔,就没有按捺住好奇。”他伸出手。“吾辈的名字是朔间零,被世间成为‘吸血鬼’的生物。”

“总感觉是个谜团很多的人,不过大概能够畅谈。我是杏,请多指教。”

吸血鬼这样的生物,世间又怎么可能出现呢?说不定也只是零为了营造气氛而开的玩笑罢了。两者谈论了一些过往的事,从零那里杏听说了许多奇幻的故事,当然她也把自己这一整天的经历逐一向零诉说。

“炼金术么?没想到以这种形式与它再会啊。”

“这样的说法,莫非您也曾是……?”

“不是吾辈,而是与吾辈关系不错的朋友。不过现在早已失去了联系。现在想来竟开始怀念那段时光了。”

夜幕变得越发昏暗,是该准备返回的时候了。与零道谢,杏准备转身离开时,竟被关心着要“小心魔物”。临走前又打趣了几句,杏也更加对这位来历不明的神秘人感兴趣。

翌日,今天的阳光格外晴朗。

太阳第一时间撒进了房间,透过帘子的缝隙映在杏的脸上。被阳光照得难受,她也随之醒来。理清了迷迷糊糊的脑子,她立刻提起了精神。整理好凌乱翘起的头发,换上正装——外套以淡蓝色为主,袖口绣有精致的花纹,身后的帽子上金色的标志,对炼金术士而言,那是像身份证一样的东西。到达大厅时,还没有正式热闹起来。杏找到了自己的所属科,接受了新人惯例一样的教导后,开始了一天的埋头苦干。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尚未完全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一天下来杏耗费了大量体力,可以称得上是从前的五倍。夕阳落至山脚时才粗略的完成了一天的任务。

“诶——原来还有这样的人啊。”

“哈哈,他也曾是吾辈的友人喏。”

夜里,与昨天相同的地方,杏再次遇见了零,也如昨日一样听他讲述起故事来。

不过拥有人偶的男性着实是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话题,零竟能把这一切讲述得如事实一样,杏几乎对于故事的真假摸不着头脑。

今天是第一天工作,虽然有很多麻烦的事,却也结识了善良的人与奇怪的人。

如是写下,杏把纸折起来装进信封。收信人是父亲与母亲。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