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Mirror Contract(架空杏中心)[2]

ooc请务必提出!麻烦了!




谁都没有想到,那成为了最后一次见面。
被他们所统治的时代以这样惨烈的结局收尾,自然会被无数人的怨恨。
可悲的人啊!终究是忘了那耻辱,在伤口愈合后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麻木地笑着。恐惧?不应该是这样!
我们该反抗!该革命——

杏享受着充实的新生活。认真地完成每一天的工作,虽然有时会出一些小差错;偶尔遇到英智,说不定是对新人的照顾,他们会一起共饮下午茶;夜晚若是有了兴致则会去往那家熟悉的酒吧,看见了零,就像见到了老朋友一样听他讲说不完的奇幻故事——不知何时他们已经能够敞开心扉畅谈起来。
不过由于人手不足,杏也经常会被派去做一些跑腿的工作。就当做是熟悉地形吧!也能欣赏一下自己从未接触过的美丽景色。这儿的居民都很不错,杏也交到的许多朋友。其中倒也有“偶遇”,比如那个不知为何漂浮在水面上的人。
他说,是鱼儿在“呼唤”他,他却忘了自己不会游泳。
“没想到‘救命恩人’也是‘炼金术士’呢♪”
——别看我这样,其实对于“炼金术”也有些了解,想必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噗咔噗咔,我得“回去”了,期待下一次相遇。
毕竟是年龄相仿的人,即使说话方式奇怪,却不妨碍理解。他的名字是深海奏汰,住在较为偏远的地方。因此一想到下一次相见不知要经过多久,还有些舍不得。
夜幕降临。
很不走运,今天的酒吧暂停营业,正当垂头丧气想要离开时,杏想起了一直被自己遗忘在脑后的图书馆。借着微弱的灯光,她爬上了楼梯。
“太好了……!还没有到闭馆时间。”
图书馆很大,她本以为家中的书籍已经是炼金术的全部,直到进入了这个地方。“打扰了——”杏谨慎地移动着步伐。灯全都亮着,但图书管理员似乎不在,她找到自己心仪的书后,挑了一个靠着窗的位置阅读起来。
那是一本历史书,虽然这么说,记载的也只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那场战争,能够成它为革命的胜利,却亦是繁荣时代的衰败。统治者各自守护着自己的人民,不惜打破创世者的初衷。至少到了现在,都没有人能够为这场战争起一个最准确无误的名字,因为它实在太难以定义了。没有人能够断定它的对错,即使它最后分出了胜负。
……
胜者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国,而败者则各自分散,不再出现于视线中。自那之后的世间倒也异常的和平,或许是因为反抗者都被一一扼杀的缘故。”
“抱歉……打扰你了吗?”
熟悉的声音把杏唤回了现实,弯着腰凑近她关心询问的是自己一直敬佩的人。
“完全没有。晚上好,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虽然一直被提醒要早些休息,但也不是每天都能按时睡着的。看到这里的灯还亮着,有些好奇。”
畅谈之余,英智注意到了桌上摆放的书。
“你还真是读书的孩子呢,这一点我不讨厌哦。”他顿了顿,皱起了眉。“不过这本似乎不是什么有名的书籍呢,我并不建议看哦。最近身体不是很舒适,在管理方面有了疏忽,看来还得多加注意才行。”
明明是本十分有意思的书呢!杏多少有些扫兴,但既然是那个天祥院英智所说,就一定有他的原因吧。时间也不早了,图书馆也即将关闭,杏把书放回原处,与英智告别离开。
这么认真看书的孩子,一定不会注意其他人丢失的物品吧。
英智拿起吊坠,关上灯离开。
“呀,晚上好。我们是有多久没有见面了呢。”
“拥有了如此美好的世界仍然要把自由之物化为己有么?哼哼,应该说很有汝的风格吧。……暗夜是吾辈的领域喏,姑且算是给予汝一个忠告吧。”
——她瞄准的是你。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哦,所以也请你做好准备呢。‘零前辈’。”
工作、与朋友们谈话、给父母写信,几乎组成了杏的每一天,繁忙之中也渐渐没有了放松的时间。回想起来才发现,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零。
转眼绿叶已经飘落,白色也覆盖了整座城市。与杏打过交道的人都对她有着不绝口的称赞,因而她也顺利得到了较为重要的任务。
“又要出远门啊……”
虽然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三天要在陌生的地方度过,却也给她造成了不小的烦恼。当然,这些是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提起的。
这个想法中有一人除外,朔间零。
出发前一天晚上,她终于再一次进入那个酒吧,与正要离开的零撞了个正着。
“吾辈还在奇怪为何许久未见到小姑娘,果然是在努力工作喏。辛苦了辛苦了,对于这样认真的孩子,吾辈也得给些鼓励才行啊”
“嘛……不过在这之前,可一定得顺利返回才行。那个地方比这里要混乱许多,小姑娘要注意捂住耳朵喏。”
“好、好。我会记住的。”
零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奇怪,既然是治安混乱,应该要注意自我保护吧?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这次的工作已经考虑了一切不安因素,并加派人手一一排除。
“……我的……还给我……”
杏知道自己正处于梦中,但这个微弱的声音似乎把她牢牢锁住,让她无法离开。
“把属于我的……还给我……”
声音一直在重复着同一句话,越来越清晰,后来终于有了画面。大火肆意的舞着,试图组织它的人都已经倒在地上。远处哭嚎的是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杏想要冲过去拯救他,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也被压在沉重的瓦砾下。
没有感到疼痛?噢!毕竟这是个梦。
她知道自己正处于梦中,但这个过于真实的梦似乎把她牢牢锁住,让她无法离开。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