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おもかげ/故影-627(零薰)

写给亲友和自己,无趣的生搬硬套,来不及写太长所以分成两篇


狭义相对论中包含着令人费解的时间膨胀效应,当然这不是我们所需明白的大道理。实际上相同时间里我们确实是感觉到了长度的不同。
来回忆三个月之前发生的事吧,这对于薰而言甚至像是三年以前——他想要忘掉它,把这件事当做是久远记忆中一滴苦涩的糖水。
说来却令人觉得无奈,零的告白是在开玩笑时说出来的。薰又何尝不想把它当做是一听即过的话语?看看那眼神就知道了!玛瑙般红色的眼睛里此时却一点没有被称为神秘的杂质,反倒是最纯粹地希望话语能够取得信任。
薰没有作答。只有这一次,让他任性一回吧,把零的心情残酷地扔进时间的流沙中去。分明是自己如此无情,却希望心中的某一处能够得到其谅解。偶尔跑去轻音部时仍能得到零的招待,作为最默契的搭档依然在灯光下闪耀。
他的记忆如走马灯般上演着。
自那之后倒也没有多久,夏日祭也成为了这片区域议论的中心,理由当然是UNDEAD定于夜晚的演出。想让来观看表演的所有人都能够不留遗憾,自然是薰一直以来坚持的标准。因此这一次身体的不适也被他掩藏在心里。
他硬撑着,终于结束了演唱会,还算是圆满。
“诶,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么?”
从后台能够清楚地看到不远处点燃的孔明灯,要不是身体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现在也参与其中了吧。真是羡慕啊,要不然现在趁机许个愿?但毕竟灯火并不出于自己的手,愿望也是不可能实现了吧。
“薰Jun,汝载Nali。”
差不多是心中才默念完的时候,薰收到了零发来的消息。
“呜哇……还真是难看懂。”
——在后台哦,可以看到河的地方。
——明白了,Wubei现在过Qu。
身体机能反应迟缓,使薰的大脑转速也急剧下降,直到在远处看见零时才意识到新的大危机。不过已经无法逃离,尽量避免过于敏感的话题吧。
“刚才年轻人们在放孔明灯喏。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不过仍是赞叹于其壮观。”
“嗯,我也看到了哦。的确很漂亮。不过这种活动不适合朔间吧?”
“嘛,的确如此……吾辈作为旁观者就已经足够了。”
然后沉寂,只听得见祭典的喧闹。
“薰君许过愿了么?”
“啊,关于这个——”
总不能说是希望他和自己的关系能够往期待的方向发展吧?于是强硬开动着濒临生锈的脑筋,努力思考着不会引起怀疑的理由。
“不用急着说出来,否则就会无法实现了喏。吾辈也不愿意看到汝失落的样子。”
薰没有反驳。眼前的笑容那般熟悉,却又比平时多了些其他的意思。他没有余力去揣摩,又或许只是自己的眼花,于是就把视线移开,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
“薰君,回去吧。”
“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再这样撑下去吾辈也不知道何时汝就会倒下,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吾辈会送汝回去。”
薰确实是病了,烧得很厉害,以至于直到第二天傍晚才消除大脑的痛感。然后前一天的记忆就仿佛变得和泡沫一样了。连零也是,现在薰能够深刻地体会,对于零的感觉仿佛是蒙上了薄纱。但他应该是知道的,清楚地知道。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