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泉镜花自戏

好久以前的了才想起来……顺便是吃了芥镜冷门的人如果有芥川超级欢迎



【呐,呐,安心入眠吧。呐,呐,那片森林去了哪——】(*)
又是,这首歌。
来到这里的年月没有用心计数,不过也不算短暂,因而早已习惯了没有阳光的空无一人的牢笼。“那个人”没有派下任务时,便在这个空间里,不能移动半点位置。时常,感到困倦的时候,那首歌总是浮现在脑海里。
只有听到它,才得到了细微的安心感。
冬天没有月光的夜晚,甚至连路灯都只有微弱的照明。雪在下着,落在单薄的和服上,不过它早已被血迹浸透。身体对寒冷已经失去了知觉,直到手机响起时才察觉手已经通红。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而又简短,附和着他答了教科书般的话语,然后挂断。再没有声音传入耳朵。
该回去了。收起小刀,白雪也渐渐淡去了身影。
【我的名字是镜花,杀死了35人。】
眼看那些生命散去的时候,大脑里是否同样想起了那首歌?让他们在最后一刻能够毫无顾虑安心地沉眠,或许这也是减轻罪恶的一种方法吧。久而久之,这可有可无的环节便被省去了——想要继续在黑手党存活,就必须这样做。

又是冬天。
薄云遮住了散发着寒气的月光,突然无眠的夜晚靠近窗台仰望,因而想起了曾经的故事。已经很久没有恐惧与不安的感觉浮现。现在能够如此自由地微笑,也是曾经认为天方夜谭的事。
【我是,武装侦探社成员泉镜花。】
现在,大概能够挺起胸膛说出这句话了吧。令人难以忍耐的季节,双手已经许久不见赤红色,全身也一定是由这间屋子而融化的。
【呐,呐,安心入眠吧。呐,呐,那片森林去了哪——】
第一次从喉咙中发出了歌声,一定不怎么悦耳吧。但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能够确信这一点。
夜叉池边静静眠,钟声缭绕泛微涟。


*:出自明治东京恋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