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作废

蒙哥马利小姐姐!!!
这次是项链而且是真的真的最后一个了(。

中也的

野狗耳饰到此为止啦,之后可能要看情况了(´-`).。oO想暑假出摊子不知道条件允不允许

弄的和镜花差不多的样子

紅葉先生愛してる!

同人耳夹太宰版

如果能看懂意思就好了qwqq

做了耳夹w下面是按照顺序的文案

「こうして綺麗な宝石を見ることができて、きっと昔の僕ならダメだったよね。」

「赤い花の向こうは、死だ。やつがれが与えようか。」

「星がこんなに綺麗だったことは、知らなかった」

泉镜花自戏

好久以前的了才想起来……顺便是吃了芥镜冷门的人如果有芥川超级欢迎



【呐,呐,安心入眠吧。呐,呐,那片森林去了哪——】(*)
又是,这首歌。
来到这里的年月没有用心计数,不过也不算短暂,因而早已习惯了没有阳光的空无一人的牢笼。“那个人”没有派下任务时,便在这个空间里,不能移动半点位置。时常,感到困倦的时候,那首歌总是浮现在脑海里。
只有听到它,才得到了细微的安心感。
冬天没有月光的夜晚,甚至连路灯都只有微弱的照明。雪在下着,落在单薄的和服上,不过它早已被血迹浸透。身体对寒冷已经失去了知觉,直到手机响起时才察觉手已经通红。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而又简短,附和着他答了教科书般的话语,然后挂断。再没有声音传入耳朵。
该回去了。收起小刀,白雪也渐渐淡去了身影。
【我的名字是镜花,杀死了35人。】
眼看那些生命散去的时候,大脑里是否同样想起了那首歌?让他们在最后一刻能够毫无顾虑安心地沉眠,或许这也是减轻罪恶的一种方法吧。久而久之,这可有可无的环节便被省去了——想要继续在黑手党存活,就必须这样做。

又是冬天。
薄云遮住了散发着寒气的月光,突然无眠的夜晚靠近窗台仰望,因而想起了曾经的故事。已经很久没有恐惧与不安的感觉浮现。现在能够如此自由地微笑,也是曾经认为天方夜谭的事。
【我是,武装侦探社成员泉镜花。】
现在,大概能够挺起胸膛说出这句话了吧。令人难以忍耐的季节,双手已经许久不见赤红色,全身也一定是由这间屋子而融化的。
【呐,呐,安心入眠吧。呐,呐,那片森林去了哪——】
第一次从喉咙中发出了歌声,一定不怎么悦耳吧。但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能够确信这一点。
夜叉池边静静眠,钟声缭绕泛微涟。


*:出自明治东京恋伽

#时间轴为宰还在港黑的时候,出场人物均为港黑

x年x月x日
我依然在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他怎会轻易地死去——与他来往这么多年,因此我一直在怀疑。

x年x月x日
这么说来,这种做法也只能是他了。不过,因为憎恨吗……?

x年x月x日
他也死了。
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他在场的地方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除了他。可他不是……?

x年x月x日
究竟是为什么,太宰?!

提示:
1.这是日记中的一部分
2.日记的主人并不是犯人或死者
3.死者和犯人人数相同

犯人是谁【文豪野犬】

/某大厦深夜遭到袭击,经过各方面调查,确定了本次事件为蓄意袭击。这家大厦的货物与海外来往频繁/

大楼共十六层,十二层以上都是一些重要文件,货物在地下室,而爆炸发生在顶部,可见犯人早就定好了目标。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一颗子弹,唯一的死者是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原因是内脏破裂失血过多。

接下来是相关人员的供词:

那天晚上我在值班,晚上下着小雪,十二楼的窗户咚咚地响,想去查看情况,没想到一个黑影从门外闯进。后来的事我都不记得了。那位死者……他是个很好的人,愿他有个美梦……

根据时间,警方询问了附近的住者:

A:当时的雪真是碍眼,回家的路上看见楼下的脚印很奇怪,但这样的时间谁会出门呢,虽然觉得不寻常,却也没有在意。

B:我被巨大的爆炸声吵醒,紧接着又听见好几次什么东西被摔坏的声音。这声音不像是从家里传出,我却十分害怕,因此不敢出门查看情况。

 

提问:犯人是谁?

提示:1.死者的死亡原因

2.犯人的作案方法

(TAG里特意没打角色_(:зゝ∠)_)

随笔-歌单切换

梗的解释:以前看到的,就是选一对cp,歌单随意切换,切换到哪首写与它相关的内容,而且构思加写作不能超过歌曲的时间。这里打字慢就只写段子了QwQ今天先来五首,会在一开始打上歌名和作品名的w

cp:宰x你,第一人称,有糖有刀还请注意
ooc请指出


夜の国-Gangsta
“啊咧……”明明已经醒来了猜对,为什么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对了,我去找太宰先生,然后……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被憎恨黑手党的人攻击,现在我已经失明了。这之前也是因为剧烈疼痛而昏去的。
“你醒了。”
听着脚步声,太宰先生似乎在靠近我,他的手抚上脸的那一刻,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下来。笨蛋,明明在太宰先生面前要把一切都做得完美。
“我……”一时语塞,任凭泪水流淌,现在就连泪水也看不见了。
“没关系。”太宰先生双唇的热度从紧闭的双眼上传来,手臂与手臂之间的摩擦让我第一次感觉到绷带这种东西竟象征着他。
“今后,我将会成为你黑夜中的双眼。”


オラリオン-終わりのセラフ
来到窗台,外面的景色与身后全然不同,似乎除了这座城堡之外的世界都已经死了。
风吹得有些寒冷,我回到了房间。
“差不多是时间了。”
我换上那身华丽却有些讨厌的衣服,离开了房间。我是被抓到这里来了,无力做任何反抗,然而这里的人——这里的吸血鬼似乎很中意我,就把我像这样软禁起来。
“晚上好小姐。”
棕色有些翘起的头发,一直都不会消失的令人费解的笑容,深红色的双瞳。他叫太宰治。
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向他走去。
“别这样板着脸,我可是很喜欢小姐的。——所以我才无法忍耐啊。”
说着他尖利的牙齿向我的脖子刺去。


miss you-idolish7
致我美丽的小姐:
许久未与你相见,你的容颜却从未在我的脑海中消失半分,然而这是为什么呢,看不到你,我做事甚至也出了差错。
无法抑制心中的喊叫,只好以书信的方式传达于你,请务必放心,我很快将回到小姐身边。那么请听我的请求——
你是否愿意住进我心?不愿把你像失去自由的鸟儿般囚禁,却又想要时刻看见你的笑容。或许这已经不是我了,在喜欢上小姐的那一刻,就不是了。我美丽的小姐,您是否愿意永远留在我的心里,与我缔结下夫妻之缘?
太宰治


幻想のキリエ-Dance with Devils
“这里是梦吧……”
我半信半疑地在中世纪模样的大厅里徘徊着,少时,一片黑色的羽毛落下,我习惯性地抬起了头。
“这既为梦,亦非梦,要看小姐是否愿意相信。”一位男子出现在眼前。“我名为太宰治。”
“相信……我相信。”
这样没用的我对于现世已经没有留恋,即使是梦境,也请至少让我贪婪地享受一下快乐。
“那么请小姐把身体交给我。”
我闭上双眼,耳边好似传来了镇魂曲,令我泛起了困意。
那位名叫太宰治的人,在我耳边说着,“就请让我在这里满足小姐的一切欲望。”


ふれてよ-小松未可子
“拜托你了……转过头来……”
已经完全不顾泪水的去向,只想让面前的人转过身体。
“抱歉啊小姐,时间已经到了。”
“伤害我也没关系,憎恶我也没关系!请转过头来……太宰先生……”
我一次又一次喊叫着,喉咙早就开始变得嘶哑。
“我只是喜欢太宰先生而已……只是这样……也不被允许吗。”
“抱歉。”
什么抱歉啊,我只想再一次触碰你的脸,再一次看到你的笑容罢了,难道这都不被允许吗,难道我只是一个路人甲吗?一旦松手,一切与我有关的记忆就会挥之而去吗?
那就让现在的时间停止吧,至少我还紧紧地拉着你的衣角。
我只是喜欢你,只是想再次触碰你罢了。

HourGlass-Zero

像是到达了别的世界一般,周围全是白色,看上去无边无际,而这一空间里只有他一人。
犹豫了一阵,太宰耸耸肩,朝着前方走去。他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怀疑,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错乱,他的心脏应该正在慢慢停止跳动,然而现在——
大约走了一会儿,太宰的身边开始出现了粉色的泡泡,他伸出手小心地接住了一个并没有让它破碎,仔细观察泡泡的中心,那是他许多年以前的人生。
不自觉地,不自觉地,太宰边走边陷入回忆,从自己还是个孩子到成为干部,再到离开黑手党来到侦探社,一份份记忆都在接连不断地浮现着。
太宰,你也该发现了吧?在你的记忆中那个人占了很大一部分。
太宰接住了最后一个泡泡,这是最近几天的记忆,他都还记得——同样有中也存在。
“这家伙也十分令人讨厌啊。”
如走马灯般的回忆结束了。如果说人死后会根据生前的作为通往天国或地狱,这大概是通向地狱的走廊。坦白地说,就连太宰自己都都这样认为。
于是他更加坚定地向前走,走了多长时间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然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两扇门,门前各有一根石柱,左边的石柱顶端摆放的是时间所剩无几的沙漏,似乎代表着太宰最后的一点时间,只要把沙漏翻一个身就能让时间延长;右边则是黑色的帽子,看上去极像中也的那一顶。太宰轻笑一声,看来他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反正我又不惧怕死亡,更不如说是求之不得。”
太宰显得比先前更加轻松,哼着小曲朝着门走去,顺势取下了其中一个石柱上的物品。
耳边传来了秒针的走动声,空气里的杂音开始变得清晰,微微在手上用力,绷带的紧勒感立刻传来。这下能够清楚地确定,这里就是现实。
太宰理了理思路,睁开双眼,看见了一脸忧愁的敦与若无其事写着笔记本的国木田。他坐起身来,敦立刻发现了动静。
“太宰先生您终于醒了,与谢野小姐说已经把您医治好可您昨天一整天都未醒来。”
“啊……早上好,敦君。”
“真是的就会给别人找麻烦。就不该把你救活,这么死了才能给世界造福。”
“别这么说啊国木田君,虽然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可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大病初愈的患者啊。”太宰站起身动了动身体,“啊——好久没有这样自由地活动了呢,甚至现在就想出去走一圈。那就这么决定了,我晚上再回来——”
“太——宰——你——给——我——回——来——!”
“呀国木田君生气了——快跑快跑!”
“嘛嘛冷静一些国木田先生……今天就暂且原谅太宰先生吧。而且——”敦看向窗外。
“我似乎能猜到太宰先生的去向。”
“实在是太热了啊,后悔出来了,还是在侦探社里跑一跑比较好……哦,到了到了。喂——老板,平时经常来店里最矮的那位帽子君现在在这里吗?”
“矮你妹啊?!你这混蛋能不能改一改这毛病?”
“啊,抱歉抱歉,原来你一直在啊。”
“真是的……今天看在你刚刚活过来的份上放你一马,下次连这次的一起揍。”
太宰要了瓶酒,与中也在吧台的角落坐下。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所以给我听完再说话啊。”
中也把酒一饮而尽,开始说起这几天一连串的奇怪事情。
“你也知道的吧,那个怀表,我起初怀疑是与你剩下的时间有关,结果却大错特错。那块表几天前就停了,当时你的病情还在不断恶化,只好走一步是一步。——到最后我以为你已经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觉得反正今后总归是死路一条,那还不如早点死了去把你从通往黄泉路的桥上推下去,这样最后又是我赢了。”
“……噗。”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还不容易讲了半天你就笑一笑?至少给我道声谢吧?”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谢谢你哦。”
“太假了。”
“谢——谢——你——”
“更假了好吗?”
啊啊——看来选择是对的啊。
太宰右手握空心拳,就像刚才的沙漏仍然拿在手里。我怎么可能顺着你的想法行动呢?
——或许中也永远都不会发现倒计时怀表的真正意义,它没有停止太宰的任何,而是象征着中也不再逃避内心的开始。
我与你的生命是紧紧连在一起的,那次实验你也明白了吧?只有你能救我。
因此为了我唯一的救赎,我不会让你死。
(完)


#下面是完稿的感想,与个人经历和三次元作家原型有关,请注意避雷#

















啊,首先感谢各位太太阅读至此!
这篇系列是在考试的时候开坑的,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写一次双黑,简直此生无憾(x
关于里面的与死前征兆的一些梗,是听母亲讲来的。上个月家里有老人去世,母亲可以说是从他开始出现征兆到离开一直在他的身边。之前周末出门吃饭的时候听她说起一些奇怪得吓人的征兆,包括母亲自身,曾经他外出时喂过的流浪小动物,以及他生前自身的反应,因为太宰最后没有死所以许多都没有用上去。不过我觉得至少也算是让我铭记他的一种方式吧。
接下来解释另外一个梗,涉及到太宰治先生,之前已经避过雷就大胆地说了。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我在一些地方提到的周二周三这类词汇,这里是特意上网搜的万年历,太宰先生去世的那一天是周日,所有的数字及一些关于天气的描述基本都是根据它推算,而本次敦说的话里睡过的那一天即是周日。
最后还是想说双黑大发好23333真的很喜欢他们的相处方式,并不是做恋人这一类,这算友情又不算友情,真正的东西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ww
今后有时间还会把自己想写的都写掉w到时候请多指教啦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