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娅

微博@石川婭_。礼貌评论是美德。

「绯影住手!」
砰——
最后的余音渐渐散去,为什么倒下的会是她呢。自己本应从这里消失,明明自己早已被世界丢下。
趁着绯影没注意,赶快拿走最后的碎片,想要再看看她,却害怕因为她逐渐变白的脸颊而止步不前。
彼女を救わないとー
于是,一边吃力地躲过绯影的攻击,一边朝着万华镜跑去。
咔嗒。
最后的碎片完美地吻合。
「这样就能救你了吧。」
仿佛看到了她一般,他温柔地笑着,随后手中之物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如同希望之光。
若是它真的能够实现一切愿望。
请让我回到那一天,请创造一个她能够活下去的世界。
崩塌声不绝于耳,意识渐渐变淡。
「这就是……我不知道的事实……」
「只有他才知道的……事实……」
自己的记忆究竟是否是真的呢。
清醒过来的红百合气息还有些颤抖。这件仪器终于将一切现实吐出——明明让它就这样被掩埋才是最好的结局。
柔软的双翅最终无法抵过针似的暴风雨,被捅得破烂不堪的真相在红百合的脑中猖獗着。
此时她早已被回忆折磨得奄奄一息。面前的万华镜再次放出巨大的光芒,这一次,终于得以顺从自己的愿望了吧。
「私、は...」
「私の望み世界が、彼と一緒に生きる世界。」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样可不行啊。」
冰冷的手感受到了热度,仿佛是他消失前最后的温暖。
「不要再次重蹈覆辙,你不应该是要承受那种悲伤的人。所以你要回到现实,代替我微笑。」
「活下去,感受着阳光活下去。这样与你相遇,我已经满足了。所以希望你能实现最后的愿望。」
「为……什么……就不能一起回到现实了吗……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起吃甜点,这些都只是空想了吗……!」
眼泪夺眶而出之际,身边突然出现了白色蝴蝶。久违的洁白让我迟疑了几秒,手中一下有了小而硬的触感。
「拿着它,明媚的阳光照耀之时,心中感到热度之时,我就在你身边。一直保护着你。」
「さよなら。どうか、幸せを。」
几个月后,现世。
「为什么我非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啊!」
「混蛋你别得意忘形了,我才不想跟你走在一起。」
「好了好了两个人都冷静点,今天不是吵架的日子吧?」
十二月二日,冬日无比普通,却又比平日温暖的一天,一直忙乎个人生活的四人久违地凑在了一起。
「还是没什么改变呢。」
「嗯。现在看上去,很美。」
拿着花束的少女蹲下来,让花束漂浮至湖中心,这样的动作,她曾经也做过。那是在回到现实不久。
「なっ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あの指輪、ちゃんと守っているよ。」
这个世界,究竟是真是假,记忆,究竟是实是虚,几乎无法完全地认清。但是只要拥有永不消失的笑容,就能够听见光芒在耳边低语。
あなたのことがずっと大好きでした。

もしできれば(緋影に関すること)3

これは、夢だろう?

「红百合……?」说出了这一名字,我却不知道名字的持有主是谁。记忆还在混乱之中。似乎是有人控制着一般,许多从未经历过的事,从未去过的地方此时此刻全部出现。

我看着这名少女。

「你究竟是谁……」

她笑着,眼角却似乎有泪划过。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否则一切就结束了。」她说着,转身要离开。

我想要叫住她,却被再一次传来的痛感强行制止。然而心里对这名少女的疑问丝毫没有减少。

还没来得及思考少女的身份,就迎来了最大的噩耗。那一天——约定好的日子,药却没有及时送到。于是她,我不惜一切都想让她活下去的妹妹,在我的眼前渐渐失去了呼吸。何等残酷的事实,然而更加残酷的是我,连对她的承诺都没有兑现。

「啊啊是啊……全都是骗人的……」

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站在义母与叔叔的面前,看着他们丑陋的身姿。「砰——」一瞬,曾经无数次向我施暴的叔叔毫无抵抗力地倒在了地上。

「来人啊……!快点来人!」义母看着越来越多的血,妖媚的脸上浮现出了从未见过的恐惧。

「全都是假的……无论是欺骗我的家禽,还是相信着我的那孩子……都只是在等着死神的造访……」

血泊中,我绝望地笑着。回想着那孩子的笑容,回想着互相安慰对方的「没关系」。

这个洋馆终于清净了,没有了家禽的狂吠,没有了那孩子的笑声。只剩下浑身是谎言的我。

「我要把那孩子从Psychedelica带回来……」

让死者复生的办法。对于现代科技是肯定无法成功的,但如果是不知何时起流传的诅咒,也许可以让我再一次见到她。于是我把钱全部花在了买西洋诅咒及道具上,没日没夜的埋没在书里。

「让死者复生?我听说世上有叫万花筒的东西,可以完成任何愿望。说不定它可以帮你完成。」某一天,我从旅人那得知了这一消息。当时对于万花筒我还一无所知,甚至连它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都不知道。但是既然得知了这样一个消息,就为了找到它而开始努力。

不知是过了几个月,甚至是几年,偶然一次我看到了被人们成为万花筒的东西。用光了一切财产,我终于得到了万花筒。过于兴奋,甚至认为有了它一切都不需要。

我很快到了距离洋馆最近的湖泊,头脑渐渐变得清醒之后,突然想起了似乎是长久岁月以前的事。那是第一次,我把自己的事与别人分享。不,以我每次见到少女时的反常现象,或许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吧。

自我嘲笑之后,我把万花筒放在湖面上。很快水面就映出了彩色的图案。

然而,白色的蝴蝶在飞向Psychedelica的途中变得伤痕累累,引以为傲的白色双翼已经沾满了黑泥。

「……!」

突然想起了曾经绘本上的内容,我看着湖面映出的自己。

「我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我了吗……」

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双手颤抖着,拿起了万花筒,向地上用力砸去。

下一刻,我一直渴望着的万花筒已经变成了碎片。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来这里……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他”了。」我对站在树旁看着的少女说着。

是的,我已经不再是自己。

「……不是啊哟。这样的你依然是你。」她顿了顿。「緋影くん。」

「绯影……?……!」

这一次,记忆终于冲破了高墙。然而痛感并没有出现,只是一切记忆都映射在眼前。包括最后一刻把枪口指向太阳穴的自己,以及眼前流着泪的她。

暂时沉静了一段时间,我整理好记忆后,变得冷静了许多,但却依然难以忘记再一次经历的痛苦过去。

「你要阻止我吗。」思考良久,我对她说着。

「不会,能够明白和你在同一时代出生是怎样幸福的一件事情就足够了。而且如果我阻止了你,我们就不会相遇了吧。」

我再一次笑了,同时把枪口指向自己。这一切,只是在离开的那一瞬间做的梦罢了。梦终将有醒来的时候,她会回到属于她的幸福世界里。

都结束了,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さようなら、紅百合。」

……

「哥……哥哥!」

「唔……这里……是……」

醒来后,就看到一位成为哥哥的少女。我究竟睡了多长时间,自己也不知道。不仅如此,过去的记忆都很模糊,只知道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妹妹。

虽说是妹妹,其实并不是同一母亲生下的,不过我们始终在一起倒是事实。

她说着要去散步,于是整理好衣装我们就出了门。不知不觉走到了距离热闹的街市很远的地方。

「好漂亮的蝴蝶!哥哥快看!这个地方有蝴蝶哦!」

我笑着,与她擦肩而过。

「啊啊……,真的。很美的蝴蝶呢。」

(TWO END)

もしできれば(緋影に関すること)2

そして彼はやっと、あの少女と出合った。

少女似乎和我年龄相仿,看这样子刚才的叫声应该是摔倒造成的。然而双脚再一次不受控制地向前走着,我正一步步地靠近这位陌生的少女。然后突然。

「緋影くん!」

「唔啊……!」脑部再次传来剧烈的疼痛,手中的重物纷纷掉落,我双手用力按住头。脑中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场面,我却始终无法看清他们的脸。

再次之前也有过几次相同的状况,只是都没有这一次厉害罢了。每次每次,都无法看清他们的样子。最后连声音都变得模糊,然后回到现实。

「那个……」

「……!」

少女使我一惊,看着她的双眼,痛感奇迹般地逐渐减轻着,我终于得以有力气站起身子。

「抱歉,突然吓到你了吧。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但是这里很危险,还是早些回家吧。」说着我提起散落在地上的袋子匆匆离开。

「还会再见面吗?」

我停下了脚步。

「还会再见的,一定。」

这不是谎言,在我的心里总有着一种感觉,一定会和这孩子再次见面。

这孩子似乎每天都会去那个地方玩。每次返程的路上我都能见到她。于是不知不觉我们就定下了不成文的约定。

但是那一天,绝望的日子开始了。

父亲突然破产,不过在这样一个腐败的社会迟早有一天会崩溃的吧。然而维持妹妹生命的药只有国外才有,价格不菲。一败涂地的父亲突然失踪,叔叔接管了这座宅邸。异母却依然保持着当家之妻的丑陋的地位,我显然不能好过。可为了买药,我不分昼夜地赚钱。至于那孩子,早不知有多久没见了。

「唔——!」

少女突然出现在一边,样子似乎有些改变。她学着我的样子使用着工具,但凭她弱小的身体,根本无法使用。不出意外,很快她的额头上就沁满了汗水。

「你在干什么呢……」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禁苦笑着。

「因为最近都没有见面,所以我想来帮忙,这样就可以见面了。」她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下。

如果是她的话应该没事吧。

于是那一天,我加快了速度。工作结束后,天色已暗。我与她坐在湖边。月色照在湖面上,此时却显得那么清冷。

「我啊,有一个妹妹。但她是义母的女儿,身体很弱。原本药都是父亲去买的,但之前他破产后就一直下落不明。义母与叔叔都很讨厌我,但是为了妹妹,我只能这样……」我低下头,看着周围的嫩草。「我总是对她说着没关系,说着一定能够让她活下去,但到底能不能够兑现承诺,自己也不知道。」

沉静片刻。

「不是的。」

「什么……?」

「没关系什么的不是承诺,一定是你的愿望啊。想要帮助她,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去的真实的愿望。」

「愿望?啊……!」久违的痛感再次出现,只是这次我似乎能够看清他们的脸。场景中的少女,与面前的她很类似——不,说是一模一样都不为过。

「君はいったい……」

那时,我似乎回忆起了重要的事。

(ONE END)

もしできれば(緋影に関すること)

#大概是序章#
これは館が壊された後、緋影見たのこと。ただ彼だけの最後ノ夢。







「这里,是……」
视野清晰后,看到的还是那令人作呕的世界。白天与黑夜混为一谈,所有人都为了活下去而拼命。是这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的人都讨厌的地方。
但那些达官贵人或许应该感谢我们,有了我们做垫脚石他们才能在不灭的建筑里起舞。
就是这样一个,恶心的国家。
然而脑中的一切又是什么?似乎做了一个十分长久但很真实的梦,还有一个红色长发的少女……我努力去回想,却如针扎一般痛苦。
母亲已经因病离开人世,想我们这样被国家嫌弃的人,若是有死者的亲戚把死者下葬就已经是奇迹,建墓碑只是天方夜谭罢了。
就在我想着今天该如果维持生计时,一个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出现了。他的衣装整理的很好,甚至令我感到有些惊奇。
很快我便发现他是朝我走来,很快戒备起来。
「不要害怕,我是你的父亲,你只要安心地跟我来就好。我会带你去新的住所。」男人这样说着。此时的我也许处于对住所的渴望,就与他一起离开。
不知是过了几天,自称为我父亲的人带我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洋馆,似乎这就是他所说的住所了。
令我换好衣服后,他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名正在读绘本的少女。
「他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哥哥,你们要友好相处啊。」“父亲”这样说着。
义母比生母更加讨厌,在食物里放虫子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但若是为了这名少女,或许能够忍耐。
她的身体很弱,只能待在房间里。每天去她的房间陪她读绘本已经成为了习惯。
「即便如此,黑色的蝴蝶却依然没有放弃。」
然后那一天。
我被义母命令去集市买东西,十几袋东西拎在手上,这一次的数量已经算比较少的了。
她规定我必须在一小时内返回,虽然洋馆距离集市大约要半小时才能够到达。
返回的路上。
「呜哇!」
路边的树丛间,突然传来了未知的声音,应该是一名少女。
此时也不知怎么,我却相信她是我应该要见的人。
少女坐在草丛间,赤色的双瞳让我看着十分的熟悉——
「緋影くん!」
(序章,End)

「七夕」第四片叫幸福

「赤色所寄宿着的眼会带来破坏,赤瞳的主人若是女性,即会变成魔女。在其明白爱之前请将她杀死。」
还不知赤色双瞳究竟为何物的他坐在母亲身边,听着母亲缓缓念的故事。
「红色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
「谁知道呢……不过这也只是个传说罢了,夏树可不能做出这么危险的事哦。」
那个时候,这个家还是三个人。
然后在某一天,他遇到了一个赤色双眼的女孩子,那时候的他根本无法将其与魔女一词联系在一起。
不久后不幸便发生了,突然消失的双亲,让这个家变成了一个人。可他依然每日按照母亲所说的那样,担当着长者一职。渐渐地,自己的心事便不再表露出来了。
赤瞳,使他学会了隐藏。
可是祸不单行,他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希望她每天都能够笑着。若是能见到她的微笑,自己就心满意足了。这时候的他早就把曾经魔女的故事忘得一干二净——即使还记着,她也一定是赤眼中的特例,会给人带来幸福的吧。
幸福的故事每天都在不断进行着,原本还要很久之后才会到来的不幸在那一天恍如被突然打开了门扉一般涌进来。门扉的钥匙,就是互相大小不一的白诘草戒指。
「今天我们来找四片叶子的白诘草吧。」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就已经做好了觉悟,决定要为魔女承担一切不幸。向希望许愿,却只能收获绝望,这就是魔女。现在他也一样。祈福着自己能与她共同度过一生,最终却为了保护她而与她永别。
如果当时找到了四叶草,命运是否会被改变呢?向千分之一几率的嫩草许下愿望,是否就可以跨越自身的诅咒了呢?
小小的魔女是幸运的,竟有人愿意分担她身上强大的诅咒。
小小的魔女是不幸的,她终究明白了「爱」一词究竟为何物。
其实她已经达到了奇迹,若不是这样,她怎会再次与他相见呢?
可他为了她放弃了重要的戒指,诅咒再一次袭满全身。
如果当时便找到了四片叶子的嫩草,或许真的能够改变未来呢?
或许正因为他们已经拥有了第四片叶子,才没有找到吧。
这片叶子叫幸福。

灰鷹のサイケデリカ[令人恐惧的绯影线]

无尽重复的世界里,他等待着绝望之子的降临。
「哦?那个小姑娘是红眼睛?魔女吗……!啊啊太美好了!有了她一定就能完成万花筒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沉浸在对实现愿望的幻想中,却不知拥有破坏一切力量的少女就在自己身边。
他们都是被诅咒了的。
魔女之眼的力量使他拥有了千里眼,因此他变得更加贪婪。他决定,不仅是把这个空间,而是整个世界都一并破坏。让所有人尝到自己的绝望。
失去记忆的红眼少女,持有着最关键的钥匙。于是他在三个人之中,选择了先去接触那位少女。只是没想到自己太过于接进她,不知是从哪萌生了奇怪的想法。不过要说这一点,那少女也是一样的。
「红色的眼睛……红百合小姐也被诅咒了吗?」
于是,魔女与魔女相见了。她们离那传说很遥远,甚至连自己拥有多么令人畏惧的能力都不知道。可是因为他的过于接近,魔女的破坏已经在朦胧之间开始。归根结底难道都是因为他么?一只血染的赤瞳,没想到却吸引来了自己渴望得到却无法驾驭的东西。
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她带着她一步步明白了爱。即使一开始有那么一点儿傻,但在她的眼里,一切都是美好的。
知道了真相后她还会坚持吗?那天被强硬夺去的双唇,究竟要多少泪才能够偿还?当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然而魔女的宴席开始了。
看上去主宰着一切的赤瞳,还是没能敌过真正的力量。最终他选择了让自己离开,可魔女的发饰已让万花筒开启。既然如此,一起回到现实偿还罪恶吧。无论是被诅咒的魔女,还是渴望被诅咒的你。
还记得被你一次次渴望的少女吗?或许已经记不太清了吧?万花筒实现了她的愿望,于是你得以回到现实。魔女与灰鹰的传说,其实他们三人谁都不清楚。最多也只明白一部分,最关键的地方,早在古老的时代就被掩盖。
这一次就让我们擦肩而过吧,我不想让这被诅咒的双眼给你带来不幸。
关于那传说,其实她曾一度离真相只有十分细微的距离。
常年被雪覆盖的高山上,往往盛开着洁白的雪花莲。若是把雪花莲的花瓣放进万花筒里,就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然而只有灰色羽毛的雄鹰才能够飞往那里,就连人类都会在半路上死亡。
一日,被恶魔诅咒,拥有红色双眼的少女奇迹般地爬上了山峰。为了让这诅咒遍布世界,她摘下了盛开得最旺盛的那一株雪花莲。
那魔女还只是个孩子。生下她的那一刻,父母便决定把她抛弃。因此她注定是要被诅咒的。
返回的途中,她倒在了路上。于是,像童话故事一样,她遇到了善良的他。魔女第一次知道了比诅咒温暖上千倍的东西。它叫爱。
但爱却敌不过她的绝望。终于他死在了她面前。血色染红了那片雪地。
敌不过泪水的魔女最终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尸体会被灰鹰逐渐叼走吧。
那最后一刻,她还想着他讲给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黑蝶之幻曲。

灰鷹のサイケデリカ(偏预告风格)

那个人人皆知的富豪与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只可惜她身上有一处并不令人喜欢。
「听说了吗,那个孩子……」
「啊啊我知道,听说是红色……的。那个人估计还不知道吧。」
「嘘——这可不能在这儿说,万一传到那个人的耳朵里可是会有影响的。」
于是,在那个富豪极高的地位之下,谁都不敢接近那位刚刚出生的少女。而她的身体也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似乎是患上了十分罕见的病。只有从西洋买来的药才能够让她的生命继续维持下去。
于是富豪便亲自去往西洋的国家。
这一行,带回了药,带回了许多达官贵人,还带回了他。
「在懂得名为爱之物前请将她杀死,否则会带来不幸,使一切被破坏。」
可他总能给她温暖,让病痛缠身的少女明白活着的快乐。充满了谎言的他唯一真实的愿望就是希望少女能够活下去。
——即使知道她会破坏这个世界。
一次事故,富豪离开了人世。这下人们终于可以杀死这个会带来不行的瘟神。但那个弱小的身躯一直保护着她。最终她终于如他们所愿地死去,惨白却又如雪莲花一样的笑容,她就这样微笑着死去。
几年后,他知道了万花筒与黑色蝴蝶所幻想的极乐世界。明白了所谓幸福的诅咒。
传说,魔女总与灰色的雄鹰相伴。
经过几十年的洗礼,世间早已忘记口说无凭的传说,但却不知道世间的某一角落,她再一次诞生。
「若是生下了赤瞳之子,请先确认其性别。」
她有着幸福的家庭。自己所憧憬的母亲,虽然身体很弱,对自己的爱却丝毫不会减少。她认为她会像其他人一样,幸福且平凡地度过一生。
然而在妹妹降临,母亲离世的那一刻,她的一生注定充满了诅咒。
年幼的她却还一无所知,眨着绯色的双眼,期待着「谁都不会离开」的世界。
可是那一天,他死了。
她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早已无法逃离这一诅咒。赤色的双瞳永远无法被人所爱,赤色的双瞳永远无法去爱任何人。否则就会像触碰了仙人掌一样伤痕累累甚至死亡。
灰色的雄鹰有着健壮的翅膀,白色的蝴蝶有着美丽的身体。但在充满着无尽危险的路上都会变得丑陋。
那么若是经历了这一番考验,魔女又是否能够破坏缠绕在身的诅咒呢?
在这个无尽的世界里,两位魔女相遇了。
乘着各自的不幸,却依然想要拯救别人。
「如果拥有万花筒,你会怎样许愿?」
「我……」「我……」
「我想让他回到现实。」「我想让他不再破坏一切。」

to be continued

KH Psy.

“为了救别人而去收集碎片?别开玩笑了。”他嗤笑了一声,有些不可思议地说着。“我才不会做这样愚蠢的事情。”
此时雨声连绵不断,他虽然厌烦,却也已经习惯。大概是深夜了吧,只有他们两个醒着。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在意。
“是吗……那你答应我,让他们……至少让她平安地回去。这里不属于她。”
“可以啊。只要我的愿望达成了就可以满足你,那么在这之前你们就得帮我收集碎片。如果同意就算交易建立了。”
他想了想。
“好,我答应你。”
这是不被任何人所知道的故事。因为最终,两人谁都没有提起这个晚上。
当时的他们,还对互相一无所知。
……
“红百合小姐,你是拥有万华镜最后一片碎片的人。”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拿在手中的发饰成为了如此重要的钥匙。记忆中儿时的他,即使失去记忆也想要保护自己的他,曾经定下过重要约定的他……这是她无所畏惧的动力,一切被给予的温暖,现在终于能以保护的形式补偿。于是她为了他,向绝望与死亡迈进。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那片碎片过于锋利,拿起时就已经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还记得那夜晚上,她睡不着,他这样问她:
“红百合小姐,如果世界上名为Psychedelica的极乐世界,在那里可以实现一切愿望,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只是路途遥远,也许自己会变得伤痕累累。那么你会选择去哪里吗?”
当时她还听得有些迷糊,不知道究竟该怎样选择。
现在,被碎片弄得残缺不全的她却终于有了答案,然而他的生命却迎来了倒计时。这是他自己做下的决定,丝毫没有考虑她的想法。
最终他留给她的只有丝带,就连那说好的十年后的戒指也从未出现过。化作希望的蝴蝶,他就这样失去了身体,失去了面容,最后失去了声音。
会失去记忆吗?谁都不知道,所明白的只有一点——
他失约了,自己定下的约定,却没有守约。
他失约了,所谓的永远保护你,却在短短的几年里便不再听见。
他失约了,曾经无名指上嫩绿的白诘草现在已经变得枯黄。
或许都是他的错吧。
“红眼的魔女必须在其懂得名为爱之物前将她杀死。”我不会允许他们让你遭受这样的事,因此你的一切诅咒都由我来承担。
只因为你。
是我第一也是最后一个爱着的人罢了。
黒蝶のサイケデリカ&灰鷹のサイケデリカ·鉤红
「ナッちゃん......?」

歌词分析(白詰草エンゲージ)

呆谷对不起,山都对不起,但他是我男人我肯定会偏心的【你


希望我能不砸键盘写完吧


个人感想,欢迎指错






【そんなふうに責めないで   誰のせいでもない】这句话是夏树告诉AI,钩翅告诉红百合不要责怪自己,那一次事故并不是你的错。


【悲しい顔は似合わない ほら笑って】同样是温柔的安慰,估计下一句就是“你笑起来最可爱”之类的话了吧[cry]


 


【叶えたい願いなら 小さい花に】小小的花指的一定是白诘草!然后想要实现的愿望肯定是和红百合在一起以及保护她!


【幼い日の約束を委(ゆだ)ねて その指に】这是小时候订婚约的回忆,在现在的钩翅看来是多么美好却又不可及。


 


【どうか……】虐到心碎的请求。


【泣か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僕のために】这里可能是钩翅认为自己自私的地方“就算是为了我也请不要哭泣,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悲伤的样子”同时也对应之前的【悲しい顔は似合わない ほら笑って】这句


【こうして逢えたから】“这样”是指在狭间里相遇,对于钩翅来说能与她相见就已经是感谢上苍的事了吧。


【嘘ついて 傷つけた】“嘘”是在一开始的时候钩翅说他也是刚刚到洋馆里而且什么都不记得的,看了小故事就应该知道这里是钩翅说的谎,还有钩翅线最后的一段也并不是真实的。但是钩翅知道这样下去红百合迟早要知道真相,自己必定会伤害到她。


【過ちなら   ぜんぶ引き受けてみせる】这是钩翅自己做的决定,因此即使是错误的他也会接受一切结局,只是为了让红百合幸福而已。


 


【終わりない闇間で 再び出逢うとき】这里也是说在狭间里和红百合相遇的事。


【君が愛しすぎて 僕は震えていた】那么为什么要颤抖。第一方面是因为太过爱她然后又能再一次见到她,第二也是比较多的一方面是害怕这样相遇后又会很快失去她。




【探せなかった 四つ葉(クローバー)】这里是小故事里有提到过的夏树和ai一起找四叶草的事,但是一开始一直找不到,这段时间里两个人是分头行动的,ai也说过”一个人找很寂寞“的话。


【また探しにいこう】因为是为了ai找四叶草,所以夏树不会放弃。而且ai也邀请了夏树下次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手のひら“ぎゅっ”とつないだら 連れてゆくよ】夏树多温柔!哭哭!【不     这句可以试着想一下夏树牵着ai的手带她找四叶草的场景。


 


【想いより 大人びた君の仕種に】大家还记得夏树给了ai白诘草戒指以后ai做了什么事吗?没错她也做了一个戒指给夏树。这点是夏树没想到的,但是他除了惊讶和高兴之外还加深了自己对ai“惚れた”的感觉 


【初恋の面影を重ねては 戸惑う】钩翅看到了红百合,与他小时候的初恋(AI)的样子重叠在一起。不用想他当然想冲上去抱住她,但是钩翅明白她不属于这里,因此把自己的心情埋藏起来一直什么都没有告诉她。”为了她可以不顾自己“的感觉


 


【だけど……    守りたい 守れない 密かな罪】想要保护却又不能保护,因为他已经不属于现实世界,但一切甚至是他的死都是可以避免的。即使这样他却还把这些当做自己的罪过。


【迷い 囚(とら)われてく】一开始钩翅是以为了回到现实为目标,但是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但是却又无法死去,即使迷惘也只能在狭间里永远被囚禁一般。上天不会允许这样温柔的人死去,但他也早已不属于现实。


【やわらかな やさしさで 縛るような】这里并不是指谁把谁束缚起来,是指钩翅对于红百合的感情已经大概到了日思夜想的状态,就好像自己的感情被她束缚起来一样爱她。


【愛し方だね 許して】不能保护你,是我的罪过。正因为罪在于我,才要请求你的原谅。


 


【失われたときに 隔たれた世界で】小时候夏树死掉的时候,他选择了尽到了年长者的义务,但是与此同时他必须放弃自己的感情。因此只有与ai身处不同世界这一选择。


【まどろみの記憶が ふたり引き裂いても】对于自己的记忆,时间长了肯定会去怀疑是真是假,但是钩翅始终相信的一点就是”即使我们分开对你的思念也不会改变“




#高虐警报# 


【泣か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忘れないで   君が 大好きだった】这里是bestend的末尾部分,钩翅让红百合不要哭,因此说请不要忘记我最喜欢你了。


【この歌が終わるまで 抱いてていい?   最後のワガママだよ】这里已经是歌曲末尾部分,也就象征着钩翅能够拥抱红百合的时间也所剩无几,即使这样钩翅却还认为这是任性的举动。


 


【泣か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僕のために    さあ笑顔をみせて】只要看到你的微笑我便满足了一切,再把这句话带入钩翅离开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温柔到了这种地步了他就是大天使没什么好说的了【你


【泣か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迎えにゆくよ   もし生まれ変われるなら】”如果“,就是说钩翅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回去,但是为了不让红百合哭,只能稍微撒一下谎。善意的谎言。


 


【白詰草の花のおそろいの指輪(リング)は   僕が生きた証】钩翅的全部就是红百合,因此只有他生前给ai的戒指才能够算他曾经活着的证明。或者说如果ai都忘了他那他就真的好想从未活着过一样了。


【最初で最後の恋】←这句话读100遍!特意把这句话挑出来。这句话一方面表明了ai是他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已经离开现实世界,在别人眼里他已经”死了“,因此已经无法再去爱任何人。




他温柔死了他温柔死了他温柔死了嘤嘤嘤【不


这个人是最棒的里官配!!!!!!!!!!


一直都守护着妹子一直都为了她考虑抱她一下都觉得是自己的任性总是把罪恶的东西留给自己你们说这种人能不温柔吗!!!!!QAQ


爱他一辈子


等他一辈子